当前位置: 首页 > 建州风情 > 社会类风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社会风俗

“沉潭”——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解放前,家族权势很大,有当权人认为族中有人虐待父母或损害社会公德,作孽深重、败坏门风又教而不悔者,由族长出面作主,令本族人押入猪笼,抬至溪河,沉入深潭溺毙,俗称“沉潭”。此风常被当地恶霸利用而屈死人命,民国后已废除。
“做后头”——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旧时,女儿出嫁后,若受到男家虐待以至造成伤病者,女家的父母兄弟便会邀集本族族长、亲朋好友和当地有声望的士绅,一起登临男家,为其女做主,提出斥责,直到男家承认错误、表示悔改,甚至下跑赔礼、办酒谢罪,讨回了公道之后,方肯罢休。建瓯民间称之为“做后头”。
“请公亲”——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旧时,家庭中若发生分房、分田、分产等各类纠纷,而自家人又调停不下时,则由族长出面约请纠纷双方的母舅、舅公等亲戚和地方上有名望的士绅聚集在一块摆事实讲道理,最后做出口头或书面裁决。建瓯民间称之为“请公亲”。
“吃和面”——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民间非家族内的纠纷,则由乡绅出面调解。乡绅不都是财主,而多是有学问(过去是有功名,如秀才、举人、贡士之类),公认有办事能力而又能主持公道貌岸然的人。乡绅听完两边陈述,主要是劝解说理,说明利害,息事宁人。会后,要两家各出一些钱,弄几样简单的菜,拿一些酒,吃一餐面,两家言归于好,这就叫“吃和面”。要是一方理亏,则由理亏一方出钱、出酒、出面,也就没事了。要是一方蓄意欺侮人,特别理亏,已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则要罚他给庙里献四桌或六桌调羹、碗,供庙里公用,乡村里谁家办喜忧事缺碗碟,也可借用。或是罚在乡村四方点烛、放鞭炮赔礼,让公众知道个是非。
“翻桌掘鼎”——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旧时男子与有夫之妇通奸,被其夫发现,经提出警告后,仍有不当来往,其夫气忿之下,冲到男家打翻饭桌、挖毁锅灶,俗称“翻桌掘鼎”。灶、桌向来被视为家中神圣不可侵犯之物,若遭毁,乃人生大辱。因为“犯众怒”,也只好颓然忍受,不敢作声。此俗今已废止。
“出众工”——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过去,乡村皆为山路,相隔一年就杂草缠脚,芦苇挡身,桥梁损坏,无法行走。因而一般都约定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日为修桥补路的“众工日”,俗名“众工开路日”,年年约定成俗。到了这一日,各自然村一人出面主持,除老弱病残者,劳力人人带着锄头、长刀出动,兵分几路,村路修到邻村交界处接通;田路修到“众田”约定地界。劳力分段排开,避免密集窝工。从前,认为出众工人人都有同样的义务,做公众事,吃自家饭,天公地道。后来,悄悄地又有了新的约定:中午“开路顿”的慰劳大餐,是由村子里当年娶新亲、添新丁、盖新房、上大学的“喜户”乐捐。喜户多,钱就多,喜户富,钱更多。因而,“开路顿”看钱吃饭:钱多就八样菜、十样菜的丰盛;钱少就粗茶淡饭的清淡;无钱则照旧吃自家饭。现今,乡村公路四通八达,但不少地方还有小山路,因而此俗仍存。
“插芦把记”——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用一支带杆的芦苇,打一个结,插在地上做记号,就叫插芦把记。谁家要是看中一块荒地,想开垦种植,而近期内(三、五天或十来八天内)又抽不出工来挖掘的,就在那块地上插上芦把作记号,以后另有人相中那块地,看到了芦把记,就不能再去开垦了。砍了两三担柴,一时又不能全部挑回家,只要在柴把上插芦把记,别人就不能再动它了。见了芦把记,你还要去动别人先见到的东西,你就要受到公众舆论的谴责。这就是乡规民约的威力!
“吃闰月饭”——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一年中如逢闰月,父母或兄弟在闰月内要办简单的酒菜,请已出嫁女儿或姐妹回娘家“吃闰月饭”。女儿(以头年为重)向父母(兄弟)送鱼和鞋子等礼物,祝愿“清吉”;父母(兄弟)回送蕉扇、雨伞和裤料,表示“招子富贵”。女儿因故没有回娘家吃的,娘家还要送去给她吃,以示有父兄靠山做庇护,夫家人等不能欺压她。此俗解放后逐渐扩大,堂兄妹、表兄妹、女友之间都有互请,近年还有到酒家办团聚宴的。
“请会亲”——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旧时,建瓯人女儿出嫁后,男家未设席宴请,岳家父母及女方诸亲戚均不能随便来往走动,凡有事须通过小舅子传递。一般在婚后头胎“做满月”、或“做晬(即周岁)”、或春节请春酒时,由男家精心置办一场特别丰盛的酒席请女家的主要亲戚,以此表示双方主要亲戚正式会面相识,以后常来常往,增进情谊。建瓯人常说“新亲难请”,指的就是“请会亲”中的一个礼仪的特点。
“做牙福”——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旧时,建属各商店老板每逢农历初二和十六的晚上,都要为其师傅、伙计改善一下生活。一般生意做得较大的,酒菜则丰盛些,人们习惯上称作“初二、十六,大红大绿”;生意中等的,酒菜档次低些,习惯称为“初二、十六,有酒有肉”;生意做得小的,也得有所表示,人们称是“初二、十六,海带煮肉”。它反映了建瓯人恪守礼仪的风气和态度。
“请帮工”——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帮工,这是农村很普通习俗,造林季节,很多活并非一人能及,需要请人帮工,邀请者都是些亲朋好友,无须工资(有时亦请些外地零工),而是互惠。当家负责伙食,开工之日,好菜好酒款待,按习惯户主还要做粿仔赠送左右邻居及亲朋好友。
“禁碑”——为保护森林不受毁害,特别是庙宇林(禅林)、茔林、族林、村庄风水林,严禁砍伐。于是公立碑记。违者,重则鸣官究治;轻者则罚钱物。这与地方订立的乡规民约同样有效。
“族林”——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族林,包括合众、轮收林。为氏族共有,但实际多为少数乡绅把持,其收益用于氏族的公益事业,如修路搭桥、培养学童等费用,部分被人以各种名目侵吞。轮收林多属经济林(桐、茶、竹、果)面积有限,由宗族议定轮收,谁收益,谁垦复,周而复始。
“摸腹添丁”——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历来,人们把划龙舟看作是“消灾造福”的象征。东峰一带,凡看划龙舟的人,都自带杯子,喝新婚夫妇的“添丁酒”。不喝酒的人也不带杯,请酒东家又非要其喝,就在男女东家身上摸腹搜杯,俗谓“摸腹添丁”。此俗今已消亡。
“浪里添翅”——建瓯民间的一种社会风俗。井岐村,初五这日,凡头一年端阳节后结婚的妇女,要趁赛龙舟之“吉”,在堂中圆桌前对镜梳妆,桌上摆一块米筛,内装杨梅、熟甘豆、香瓜、蒜苔、光饼等食物,打扮一新,称“新娘”,让村里妇女小孩来看“新娘”、吃点心。意谓“浪舟消灾、添丁造福”,俗名“浪里添翅”,简称“浪翅”。此俗已消亡。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