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建州风情 > 人生类风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建州风情特写:走进婚嫁(二)


      “过门”——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男方迎娶新娘即称“过门”。新娘上轿时,要换下“带土”的鞋子,表示不带走娘家的“风水”。上轿后,鸣炮出阁,鼓乐喧天。现在不坐轿,也有换鞋上路的俗例。花轿到了男家,鸣放鞭炮,吹打鼓乐。新娘下轿时,送给接亲男童一串捻开的龙眼干,表示“圆满幸福”、“百子千孙”。新郎新娘由司仪唱引入厅,双双“拜堂”、喝“交杯酒”。

      “陪嫁舅”——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解放前,还有陪嫁妆习俗,一般人家陪橱桌板床、衣物箱笼、木器桶盆。有钱人则加陪锡器壶瓶、金银首饰、田地房产和奶婆(丫环)。迪口等地嫁女,特另陪一棵连根带茎的芋头,意谓“芋头生芋仔,百子千孙”。水源等地独有“陪嫁舅”的习俗,由新娘最小的弟弟( 若无则由叔伯弟弟代替)陪嫁,陪新郎新娘睡三、五天至一个月不等,意兆“以弟招弟”。陪睡结束后,男家做一套新衣送“陪嫁舅”回家。此俗已废多年,但仍存“陪嫁舅”陪新娘过门,只是不陪睡了。

      “撒帐”——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新人入洞房时,在床上撒掷钱钞、彩果,谓之“撒帐”。

      “试桶”——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在形形色色的陪嫁品中,马桶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东西,它象征着“体统”。而且,陪嫁的马桶里还要特意放上一个小红包,在新婚的当晚,需要精心挑选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为这只陪嫁的新马桶撒一次尿,桶里的小红包便是专门为奖赏这个小男孩预备的。这就叫“试桶”,它寄托人们通过这种象征性的感应而“早生贵子”的美好愿望。

      “看新娘”——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即是“闹洞房”。说是“三天新娘没大小”,逗乐玩笑也不乏庸俗粗鲁的节目,新娘暗暗叫苦。东峰等地,新娘入洞房要由两人在房内地上放置两条麻袋,新娘踏袋而入。走完前一袋,拾起往前接转,直至床沿。兆为“接代”。吉阳等地,更有粗俗,“赶猪公”习俗,一人身着棕衣,头戴斗笠,打着赤脚,手执鞭子,把新郎赶至洞房,羞得新郎满面通红,七躲八闪,左右的朋友便拿来⺮历子、板块左拦右挡,拦赶入房,闹得哄堂大笑,这种辱新郎为“猪公”之举,含“母猪生小猪,百子千孙”之意。这种习俗如今已消亡。

      “交杯酒”与“点花烛”——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递交杯酒和点花烛要选请双全有福、德高和睦、口才又好者两位亲友执杯,一主一副。民国时期殷富传统之家(新人凤冠霞帔)在大厅上新人对拜之后饮交杯酒。用两个三脚爵杯脚上,放在八仙桌,由为副的将爵杯分别递给新人端着,再由为主的擎锡酒瓶给新人添酒,口中念着“糖加(交)蜜,蜜加(交)糖,新郎新娘,吃了交杯酒,生个状元郎……”等颂词,新人就举杯互相拱让,再放到嘴边形象地喝一口,副手将杯接去,即算完成。点花烛是在闹新房之后,两位有福之人在大厅上点好烛,一人一支连同烛台捧入新房放好,说句新郎新娘好好休息,随手将门拉合。

      “做舅”——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就是新婚后由新娘的兄弟到婆家请新娘回娘家。要由新娘的青年兄弟中最年少的一人担任(中年的兄长或幼弟不宜),没有兄弟的可由堂兄弟或表兄弟代替。少年的舅不懂礼貌,可带“跟班”(由小工头扮演),新郎要到门口迎接,热情接待,然后向公婆陈请新郎新娘回娘家,公婆要给出“舅礼”(红包)。

      “大回门”——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旧时有钱人家搞大回门,有很多表演。即新人回门时由年龄相当的小舅子作主人,到门口迎接,见面时不说话,只拱手,齐走到厅上檐前,主人先一步到上首头把交椅前,双手在椅帔上提一提,表示整理,再向新郎鞠一躬,新郎也在下首头把交椅照样做一下,再拱手请坐,各就各位。随后有人用小茶盘端上两盏有铜(锡)托的盖碗茶,先敬主人,再敬客人,两人接茶放在旁边茶几上。接着主人端起盖碗,新郎也端起,互相端至面前表示敬茶,各将盖掀起喝上一口就放下。此时厅前檐内左右各斜置一张有桌圃的八仙桌,桌后也有交椅及椅帔,各桌上放一双筷子、一个酒杯、一个锡酒瓶、一小碟瓜子,双方也要提椅帔表示敬意,再入席。以后是小工头用小茶盘端上一碗茶,在新郎前面单腿下跪(叫打千),将茶盘高举,新郎即掏出红包放在茶盘上,送菜人将菜置桌中央,再送一碗给主人。上菜后主人双手将筷子横拿,新郎也照样拿起,双方举筷拱手,放下筷子后又举酒杯,也是互相拱敬,之后是主人提筷请新郎吃各自面前的菜。菜都是当天午宴请新郎吃的回门酒菜,但只是切好、码(排)好而未煮的生菜原料,吃也是假吃,只是筷子向碗内指一指就放下,于是小工头将菜端走换上另一碗,各菜轮番上桌表演一下就结束,各回原位喝茶,茶后就可随便行动,脱帽更衣。

      这出“戏”有许多宾客围观,有些宾客恶作剧,在新郎未进门时将一块瓦片放在新郎坐的椅帔垫下面,新郎坐下时格登一声吓了一跳;有的将盖碗先用开水烫烫,再沏上茶,新郎端茶相敬时手被烫,又放不得,出洋相,引起宾客哄堂大笑。聪明的新郎或经人指点过的,在落座时只坐椅边,端茶时连碗托一起端。“回门”的习俗至今仍有,改在第二天回门,但省去上述诸多繁琐程序。

      “做满月”——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女儿出嫁,满月那天,新娘子要带猪心、舌、肺、肝、粉肠以及数十截甘蔗等回娘家,心肺者曰有心有肺有情义,舌肝者曰快乐欢喜出,粉肠者滑溜溜,寓意滑溜顺利、甘蔗者甜蜜也。娘家将新娘带回的猪内脏作菜外,另外得添酒请至亲来会餐,新娘把带来的甘蔗分送大家。当新娘返夫家时,娘家要送她一把伞、一个藤箱(装着她旧日的衣服),?箸一只,内装剪仔、尺布、五彩丝线及一个红包(代替针,针象征针锋相对,不吉利故以线代替)。凡接新娘甘蔗的人要买二筒光饼回给新娘。新娘回家后,再将光饼分送诸亲友。此风俗至今尚存,唯没有了?箸、藤箱,以旅行包代之。

      “满月请舅”——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即新婚满月时请各舅子赴宴。除新娘的亲兄弟外,还有堂兄弟、表兄弟(即所谓的“百杂舅”),范围由婆家与娘家商议。现在姐夫、小姨也有参加。在娘家集中,新郎来带领赴宴。现改为婚期第二天或第三天。

      “敲竹杠”——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回门时,待新郎休息时,有的宾客就将新郎的帽子或衣物藏起来,要新郎出钱请客,再由丈母娘出面斡旋,议定码价,丈母娘担保才将物归还,另定日期请客,称为吃敲竹杠酒。

      一些乡下的“敲竹杠”习俗则是在新郎前来接亲时。男方去接亲时,要带几根用红纸(或红绸)包裹好的青竹竿作为抬嫁妆之用,在男方进门时,女方帮忙的人便把男方带来的竹竿藏起来,要求新郎出钱请客,最后也是由丈母娘出面斡旋,议定码价,才将物归还。“敲竹杠”得来的钱由一个人负责安排买些烟、糖,用以犒劳女方帮忙的人。

      “闹新房”——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婚期二、三日的晚上,为闹新房高潮,“三天新娘无大小”,长辈晚辈,男女老少都可参加,饭后新郎早已逃避,青年男亲友“大打出手”到处“搜查抓人”,被“抓”到,难免一场“恶作剧”,还有“偷新娘鞋”,“闭新娘尿”形形色色的奇异名目。无非是戏闹和敲竹杠。现在比较文明,闹新房已改为“闹厅”,男女亲友,围在大厅,由新娘新郎表演节目、做游戏,仍很热闹。

      “请会亲”——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宴席的档次很多,富裕人家有请鲍鱼宴、鱼翅宴、燕窝宴的。请的对象为新娘的祖父母、父母、伯叔父母、姑父母、姨父母、舅父母、姐及姐夫,阔气的人家也请表亲。亲戚集中在娘家,要三请四催,或是亲戚先行,亲家母等再催请。席分男女辈分,即祖父一席、祖母一席、父亲一席、母亲一席,同辈亲戚同席。现在一切从简,没有三请四催,也无男女分席和按辈设席,特别是在酒家,先来后到,混坐都可以,但“大位”还是要留给最长者坐。

      “做新妇仔”——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新妇仔”即童养媳。抱童养媳不要彩礼聘金,周岁以内的女婴,娘家要倒贴300斤谷子,一匹粗布。抱童养媳一般是贫穷人家,到了婚龄(成年)举行“圆房”,新娘新郎各做一套新衣“遮光”,糖果便饭,请些亲人做热闹。家境好些的人家,举行简单的婚礼,绘声绘色前女孩回娘家住一个月,婚期本日花轿,没有民乐鼓手,新娘接到婆家,拜过天地就完成婚礼。抱童养媳的习俗,今已废除。

      “填房”——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稚女”(黄花闺女),嫁丧偶男者,叫做“填房”。旧社会对女方属于忌婚,不是稚女配稚男(黄花后生),女方“不光彩”。过去贫穷人家,环境所迫,不顾“名气”,将女儿嫁作填房。有钱的人家丧媳,为了体面,付出加倍礼金娶填房,是“家门风光”。由于女方是稚女,男方讲排场,婚礼办得阔气隆重。

      “二婚亲”——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旧时,寡妇改嫁“不贞”,使女是下人,结婚都属于“下等婚”。二婚改嫁称“二婚亲”,二婚有二种:一曰“活嫁”(离婚),二曰“改嫁”(寡妇)。尤其寡妇改嫁被认为是最大的不贞,首先要到祠堂“谢罪”,要向全族“挂红”。改嫁之日没有礼仪,没有民乐,没有迎亲队伍,没有亲友送行,没有放鞭炮;寡妇不准穿红戴绿,不准盘结发髻,不准带走土尘,不准经过大门,不准屋内上轿。途中经过村庄要留下“买路钱”。到男方新家之前要到庙宇“换装”。使女出嫁虽然不象寡妇改嫁那样苛刻,但也是下廊梳装,门外上轿。现在二婚改嫁是正常现象,有法律保障。
“上门”——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旧社会“好男不上门”,男到女家结婚受人鄙视。“上门”有稚女门、二婚门、上生门、上半门。有女无男或头胎是女儿,招稚男上门落户,婚后在女家劳动生活,负担家庭,长子跟女家姓,并享有财产继承权,叫“上稚女门”(招驸马);寡妇招夫养家,维持生计,原夫无子,一胎儿子跟原家姓,只有一儿,就“一子两挑”(双姓),叫“上二婚门”。有的贫穷人家特别是农村的特困户,丈夫久累成疾,或意外致残,不但不能劳动持家,而且个人生活不能自理,无奈男方主动提出离婚。妻子不忍心离开亲人,就请一男劳力到家里上门,负担家庭生活,叫“上生门”。中等人家婚后多年无子,无条件娶“二房”,托媒找子女多,丈夫体弱多病,家庭困难,愿意找人“上半门”,并写一次子跟来者姓称“填书”,两家都保留原有家庭夫妻关系,这种奇婚异俗解放后已不存在。此外还有一种人,家道贫寒,突发天灾人祸,只得把妻子作为物品典卖出租,期内所生子女归典入者,“期满”妻妇归还原夫。这种怪婚,已绝迹多年。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