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建州风情 > 人生类风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建州风情特写:走进婚嫁(一)

      “做媒”——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说媒是婚俗的前秦曲,俗谓“天上无云不落雨,地下无媒不成亲”。说媒者有二种:一是专门说媒,二是“义务”说媒。前者媒人以经济为目的,民间淬顺口溜:东乡走来西村跑,忙来忙去做媒婆。说话好象墙头草,随着风吹两边倒。在男家说女方好,在女家说男方好。不管双方好不好,钱拿到手就拉倒。后者媒人为了“还换”民间存在“一生必做一次媒”的习俗,只有完成一对说媒才算“不欠帐”。随着国家《婚姻法》的贯彻,男女青年自由恋爱普及。然而媒人这个“婚姻中介”依然存在,以免完婚时双方在彩礼、酒席等方面“讨价还价”,原来的“上门说媒”变成“托人为媒”。根据社会发展的需要,于1984年城关成立婚姻介绍所,专为未婚男女办好事,近年还有未婚者发出“征婚启事”的新风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恶习虽然废除,但包办婚姻的旧习仍残存未除,偏僻山区还有“姑换嫂”婚嫁怪俗现象,个别山区当今还有“两对换”“三对换”乃至“五对换”的连锁婚姻发生。媒人在基本说通双方家长后,进行互换庚贴,男女八字生庚互换,双方父母请算命先生“开合”两张八字。命中有缘,再开彩单,主要有四大类:彩礼、衣料、首饰和酒席。

       “插记”——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插记”是订婚的俗称,即男方向女方送交“彩礼定金”,双方设宴请亲友“吃插记酒”,将确定婚姻关系公诸于众。订婚礼品上户人家用木贡箱,一般人家用盒担,圆篮。男方送去的礼品主要有插记银、订婚信物、衣服布料和“三完全”(膀蹄、公鸡、全鱼)和糖果糕点。插记银一般为银元24个。民国末年改为稻谷600斤,现为人民币1000元,解放后订婚时女方请客酒席要男方负担,现在有的一切包干二千元,订婚信物,男方送金耳环一对或银项圈一个,女方回金戒指一个工银手镯一对。过去订婚后,双方互不来往,解放后一般也不来往,女家若有婚丧喜庆,男方要去祝贺吊丧,但男家不论多大事,女孩则绝不去。现在订婚后的双方,来往不拘,逢年过节,双方互请,农忙季节,男方要为女方家出大力。插记后还要下聘(聘亲),在婚前二个或六个有进行。  

      “写礼书”——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封建社会讲究礼聘,上中户人家要大帖礼书,民国时期仍然有之。它是旧时婚姻的正式文凭,具有准法律文字性质。礼书是折叠式红色长卷,底面较厚,像给皇帝的奏折,面上有金色浮框,中有乾书或坤字两个金字。写礼书要请有名望、字笔好的长者,在厅中央排圆桌,铺上红毯,点一对红烛,笔墨腰间要匝一圈红纸(或扎一圈红绸、红绳)。书写者穿着整齐,面向外坐于交椅上写。印刷发展后,改用文具店出售的奖状式成对的礼书,建国后颁布了《婚姻法》改领结婚证。

      “开剪”——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女方在制作嫁衣时,第一件嫁衣要请夫妇双全、子女满堂、而又心灵手巧的有福妇女裁剪。万一被请的女宾不会裁剪,也要请她按照指定的线条象征性的剪第一剪,然后由会裁剪的人或裁缝师傅裁剪。开剪的礼仪摆设也像写礼书一样,也要点红烛,剪刀、笔墨也一样装饰。

       “送日子”——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迎娶要选择“吉日”,经女方同意后,男方写出红帖,载明“开剪”裁衣和“过门”日期,向女家“送日子”。“过门”前,男方要交清“彩礼”,并向女方“送四色”(膀蹄、 公鸡、鱼、猪肚)。

      “吃公鸡饼”与“添箱”——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过去结亲议定男方要给女方礼饼多少斤、公鸡多少只,女方收到花杠后,要将礼饼和公鸡分送给长辈亲戚,如伯叔姑舅姨等。收到公鸡饼的长辈,要送上衣物或布料给新娘,谓之“添箱”。现在“添箱”仍有,“吃公鸡饼”仅存在于部分乡镇,但具体程序已从简。

      “送花粉”——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婚期前数日“送花粉”,就是送化妆品,其中特别要红头绳和花带子2斤(正酒时分给女客)。还有酒席用的“生牵猪”(活猪)海货等。如今则是新娘新郎上商场自己选购,新郎付款。


      “迎花轿”——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婚期的前一天,女方是“正酒”,这天男方将花轿送去,叫“迎花轿”。花轿即彩舆,方形宝顶,三面玻璃明窗,前面绸缎绣花帷幕,上下周围雕刻人物花鸟,甚为美观。这种花轿,轿租很贵,还有一种一般的花轿,木条平板,没有刻花,左右两面玻璃,大红油漆,绘画花鸟图案,前面写天长地久、百子千孙之类的对子字样,这种花轿,轿租较为便宜,一般人家均租此等花轿。解放后废除花轿,改为新娘撑伞步行,男家要给新娘补发“行路礼”。农村实现机械化后,又改为新娘乘坐农用拖拉机,80年代曾一度兴起新郎骑马,身着状元服(古装),新娘坐花轿,穿戴凤冠霞帔,现今均改乘彩车(小汽车)。

       “讨足”——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接亲之前,按规矩,男家须向女家送上红酒、膀蹄、公鸡、活鱼、猪肚、线面、鞭炮、蜡烛、“五子果”等各色礼品。女家见了,总是要故意说这也少了,那也不够,要求男家补足。经过如此这般地讨这讨那,最后必定还得在蜡烛上做文章,即便是蜡烛送得再多,也是要再讨的。为此,男家在送礼时,事先总要多预备一对蜡烛在外等候。只要女家最后一声令下“再去补一对蜡烛来”,负责送礼的人即刻将事先预备好的那一对蜡烛呈上。因建瓯话“烛”与“足”同音,最后这么一讨,就算是“讨足(烛)”了。它寄托了人们对日后生活“富富足足”的美好愿望。

      “出帖”——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办喜事的请帖的东家署名叫出帖。封建时代要以家中最长辈如祖父或父亲出帖,父故的则由长兄出帖或由伯叔出帖,母婶姐等女性均不能出帖。现在多由父母共同出帖。请帖的末尾常注有“恕乏价催”字样,价指小价,即用人,意思是届时不再花钱请小工再三催请。也有不发请帖,只用长卷红纸开户名单,谓之客单,由小工按名登门用口邀请。(丧事也然)

      “起轿酒”——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至亲的叔伯姑舅姨等在新娘出嫁前要分别宴请新娘,叫办起轿酒,也就是欢送祝福的意思。现在很少请,但在水源一带仍有此俗。

      “送花杠”——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习俗。男方用杠担将聘礼送往妇家。杠担有上下两个杠盒,上放大小礼饼、糖佛、五子果等,杠的一端挂着膀蹄、公鸡、活鱼等。每杠由两个人抬杠。女家接到后不全收,要留些作回礼随杠返回。现在花杠已多随接亲车队运接,此俗已渐淡化。

      “哭嫁”——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新娘上轿前,农村多有“哭嫁”习俗。边哭边诉边骂,从在堂的大骂到小,说是“越哭得凶骂得狠越好”,表示“嫁出的女,泼出的水”,从此是两家。哭后,在厅堂对镜梳妆,妆毕,新娘跪在草席上行“拜镜礼”。

      “恭喜早”—— 建瓯民间的一种婚嫁风俗。正婚早餐,双方请亲邻好友“吃恭喜早”,宾客向主人道“恭喜”,农村称“加喜餐”。“正酒”即婚宴,隆重而铺张,宾客入席,鸣炮奏乐上菜,席间鼓乐不断,主人轮巡各桌频频敬酒。现今,结婚恭喜宴会已从早餐改为晚餐。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