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方志百科 > 建安之子 > 建州朱子研究 > 朱子教育经典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童蒙须知

      夫童蒙之学,始于衣服冠履。次及语言步趋,次及洒扫涓洁,次及读书写文及有杂细事宜,皆所当知。今逐目条列,名曰家训。若其修身治心事亲接物,与夫穷理尽性之要,自有圣贤典训昭然可考,当次第晓达,兹不复详鞭著云。

  1、衣服冠履第一
  大抵为人,先要身体端整。自冠巾衣服鞋袜皆须收拾爱护,常令洁净整齐。我先人常训子弟云:男子有三紧,谓头紧、腰紧、脚紧。头谓头巾未冠者总髻,腰谓以带束腰,脚谓鞋袜。此三者皆要紧束,不可宽慢。宽慢则身体放肆不端严,为人所轻贱矣。

  凡着衣服必先提整衿领,结两衽,纽带不可令有缺落;饮食照管勿令污坏;行路看顾勿令泥渍;凡脱衣服必整齐摺叠;箱箧中勿散乱;顿放则不为尘埃杂秽所污,仍易于寻取,不致散失。着衣既久,则不免垢腻,须要勤洗干,破绽则补缀,无害只用完洁。

  凡盥面必以巾巾兑遮护,衣领卷束两袖,勿令有所湿。凡就劳役必去上笼,衣服则着短衣,爱护勿使损污。凡日中所着衣服夜卧必更,则不藏蚤虱,不即蔽坏。苟能如此,不但威仪可法,又可不费衣服。晏子一狐裘,三十年。虽意在以俭化俗,亦其爱惜有道也。此最饰身之要,毋怠。

  2、语言步趋第二

  凡为人子,须是常低声下气,语言详缓,不可高声喧哗,浮言戏笑。父兄长上有教督,但当低首以受,不可妄大议论。长上检责或有过误,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隐嘿,久则细意条陈,云:此事恐是如此,向者恐是偶尔遗忘,或曰当偶尔思省未至。若尔则无伤忤,事理自明,至于朋友分上,亦当如此。

  凡闻人所为不善,下至奴婢违过,宜包藏,不应便尔声言。—相告诘,使其知改。

  凡行步趋跄须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踯。若父母长上有所唤名,却当疾走而前,不可舒缓。

  3、洒扫涓洁第三

  凡为人子弟当洒扫居处之地,拂拭几案,常令洁净文字笔砚。

  凡百器用皆当严肃整齐,顿放有常处,取用既毕复置原所。凡父兄长上坐起处文字纸札之属,或有散乱当加意整齐,不可辄自所用。

  凡借人文字皆置簿抄录,注名及时取还完璧,几案文字间不可书字。前辈云:坏笔污墨痞,子弟职书几书面,自黥其面。此为最不雅洁,切宜深戒。

  4、读书写文字第四

  凡读书须整顿几席,令洁净端正。将书整齐顿放,正身对书册,详缓看字,仔细分明。读之须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是多诵遍数,自然上口,久远不忘。古人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读书熟,则不待解说,自晓其义也。余尝谓读书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口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亦不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不到乎?

  凡书册须要爱护,不可损污皱摺。济阳江禄读书未竟,虽急速,必待收卷整齐,如此最为可法。

  凡写文字须高执墨锭,端正研磨,勿使墨汁污手。高执笔、双钩端、楷书字不得令手指着毫,更须细看稿本,不可差误。

  凡写字未问写得工拙何如,且要一笔一书严正分明,不可潦草。

  5、杂细事宜第五

  凡子弟须要早起晏眠,喧讧之处不可近,无益之事不可为。谓如赌博、打球、放风筝、笼养禽鸟等事。

  凡饮食有则食之,无则不可思索。但粥饭充饥,必不可阙。

  凡向火勿迫近火旁,不惟举止不佳,且防焚衣服。

  凡对父母长上必称名,及称呼长上不可以字,必云某丈。如弟行者则云某姓某丈。

  凡出外及归,必于长上前作揖。虽暂出亦然。

  凡饮食于长上之前,必轻嚼缓咽,不可闻饮食之声。

  凡侍长上之侧,必正立、拱手。有所问,则必诚实对。语言不可妄,若侍长上出行,必居路之右,住必居左。

  凡饮酒不可令至醉。

  凡如厕必去上衣,下必洗手。

  凡夜行必以灯烛,无烛则止。

  凡待奴仆必端严,勿得与之戏笑。

  凡执器必敬谨,惟恐有失。

  凡危险不可近。

  凡道路遇长者,必正立拱手,疾趋而揖。

  凡夜卧必用枕,勿以寝衣覆首。

  杂细事宜品目甚多,姑举其略,然大概具矣。凡此五篇,若能遵守不违,亦不失为谨厚之士,必又能探讨圣贤之书。恢大此心,进德修业,入于大贤君子之域,无不可者。汝曹宜勉之。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