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方志视界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细说森林博物馆万木林的传奇故事

建瓯万木林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   郑群瑞

引言:一座久经传奇的古森林,一座高度盛誉的绿宝库

      从建瓯市区向西31公里处,有一方圆189公顷万木荟集的常绿阔叶林,像一块翡翠嵌在闽北茫茫林海之中,她就是被中外专家誉为“中亚热带森林博物馆”、“东南奇秀”、“绿色宝库”、“森林圣地”和“人与自然的结晶”的神奇古森林——万木林。顾名思义,万木林中古木参天、巨藤盘绕、群猴嬉戏、百鸟争鸣,她以其独特的森林起源、悠久的保护历史和丰富的生物资源,为世人所瞩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曼教授称“万木林是先人留下的宝贵的自然遗产”。美国密安大学教授伯顿·巴恩斯亦称“这是一片神奇的森林,它具有复杂的植物区系和动物区系,在中国南方,的确是最好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之一,我们称之为“古森林”。著名林学家俞新妥教授评价“万木林具有很高的生态和学术双重价值,在国内外有典型意义和特殊科学研究价值。”

如果你以为那只是一座原始森林,那就错了,其实万木林最初是人工营造的。那么偌大的森林是如何诞生的?怎么得以保护至今?其间又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呢?要解开这些谜团,我们得先从一个人说起,他就是——

一、万木林的创始人——开明富绅杨达卿

      杨达卿(1305—1378),名福兴,字茂兴,元明时建安龙津白塔(今建瓯市房道镇沶村)人,是一位乐善好施的开明富绅。元末至正十三年(1353年),“早霜为害,晚禾无收,全省大饥”,建安地处闽北山区,霜冻之灾更为严重,第二年春季灾民们更是青黄不接,乡绅杨达卿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声称要替大富山(今万木林)上的祖坟种植风水林,谁帮他在山上种一棵树,他就给谁一斗稻谷。周围的乡亲们知道后,喜出望外,纷纷前往大富山种树,你一棵,我一棵,很快整座山就种满了树苗。《建宁府志》有载:“随山之高下曲直,皆有木矣。逾数年,木长茂,望之蔚然成林,既之森然成列。”

      也许有人要说了,这个老杨想做慈善就直接开仓赈粮好了,还让人给他祖坟去种什么风水林,怎么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呢?这么说还真冤枉了这位大好人。我们来看下当时的社会背景,当时正是元明交替的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民族矛盾激化,农民起义军风起云涌,如果公开赈灾,官府很可能会怀疑你是收买民心图谋不轨,从而引来杀身之祸。杨达卿以“植树一株,偿以斗粟”这一以工代赈的办法,既避了嫌疑又遂了救济灾民的心愿,可谓是极为睿智之举。从灾民自报树量来领取稻谷,就足以证明杨达卿“种树求近,积德致远”的理念。

      在杨氏家谱《东杨宗谱·杨达卿行实》中记载“(杨达卿)昼寝,忽梦老人素衣策仗,自山而来曰‘你所种树成矣’,公异其梦……山之神灵有助我耶。”因此杨达卿告诫子孙,不能乱砍,不能出卖,只有在遇到几种特殊情况才可动用,如建学校、盖庙宇、修桥、造船,或是捐给穷人做棺木等。当时福建行省左丞阮德柔为感叹杨达卿这一善举,给大富山取名为“万木园”,并画了一幅万木林图,以表示达卿植树、赈灾的功绩。如果说万木林的出现充满了故事性,那么她的保护与发展,则反映了杨达卿身上那种值得传承的人文精神。

万木林从营造至今已有660年历史,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万木林又是如何得以保存至今,其间又经历了哪些坎坷曲折的历程呢?

二、万木林的保护与发展

1.兴盛繁荣

      600多年来大富山树林得以保护,形成了现在闻名世界的“万木林”——国家最早划定的自然保护区,除了杨达卿威严的祖训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在起着关键的作用,他就是杨达卿的嫡孙杨荣。

      杨荣(1371—1440),建安人,字勉仁,名子荣。传说杨荣出生那天,他父亲梦见一道士,鹤发童颜,满面慈祥,背上插着一把拂尘,手里捧着七颗耀眼的星星,足登祥云,径直飘进家门,忽梦醒,夫人便分娩一男婴,故取乳名“道应”。杨荣脸上有七颗痣,人们都说他是文曲星转世。

      果然杨荣自幼聪颖过人,明建文元年(1399年)杨荣乡试中第一(解元),建文二年(1400年)中进士(二甲第二)。建文四年(1402年),燕王朱棣攻下京都应天(今南京)正打算登基时,杨荣冒险进谏:“殿下先谒陵乎,先即位乎?”这里他暗示朱棣,先即位有谋篡之嫌,先谒陵后即位则名正言顺。朱棣是个聪明人,他选择先谒陵,顺利地继承了皇位。从此,杨荣受到了明成祖朱棣的赏识与重用,以最年少(31岁)选入内阁,参掌机密,并被赐名“荣”。

      杨荣在朝四十春秋,历事五朝(建文、永乐、洪熙、宣德、正统),辅政四帝,辅导三代太子,官至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谨身殿大学士工部尚书(位同宰相),与杨士奇、杨溥史称“三杨辅政”,是“仁宣之治”的缔造者,《明史》有“明称贤相,必首三杨”的评价。成祖皇帝誉杨荣“岁寒松柏”,仁宗皇帝赐银印“绳愆纠缪”,宣宗皇帝赐银图书五枚“方直刚正”、“忠孝流芳”、“关西后裔”、“建安杨荣”、“杨氏勉仁”,英宗皇帝赐杨荣诗“大厦之兴籍梁柱,为邦必资辅弼臣;弼违补阙辅吾仁,齐芳昔贤耀千春”。皇室对杨荣的优遇可谓隆厚,而他持守“事君有体,进谏有方”之本分。杨荣是“台阁体”的代表人物,《杨文敏集》(被收入清代纪晓岚等编纂的《钦定四库全书》)。

      杨荣认为祖山万木林之所以茂盛,自己之所以受到朝廷恩宠,是因为祖父达卿“种树赈灾遗泽所及”,保护万木林自当极力。他自作《万木图事实记》,且在《太师公在京传帖》中强调先茔大富山的保护,在《白鹤山房记》、《杨氏先茔之碑》中也均有记述。同僚们听杨荣说起祖父达卿创建万木林的情景,纷纷欣然提笔赋诗作画。如大学士杨士奇作《万木图序》,该文是古散文的范文,现常被选为各地高考的模拟试题;明代山水画家、中书舍人王孟端画《万木图》,并赋诗《万木图歌·为杨庶子荣作》;文渊阁大学士胡广(杨荣同科状元)写《万木园山记》;大学士黄淮题《乔木图》为杨少傅乃祖赋;户部尚书夏原吉题《杨学士乔木图有序》;大学士杨溥在撰写《杨荣神道碑铭》中对万木林亦有记述等等,如此众多的名人倾情颂扬,让万木林在明代便极负盛名。

      随着杨氏家世的显赫,建安杨姓成为世宦之家,万木林作为杨家“风水林”,载入《建宁府志》,列于《东杨宗谱》,受到官方的承认和杨氏宗族的保护,世代相传,已成规范,至今当地群众仍有自觉保护万木林的优良传统。

2.历史沧桑

      然而,万木林的保护并非一帆风顺,在清朝和民国时期,万木林几经沧桑,险些被毁。清代初年,郑成功及杨氏后人联手抗清,战争失利后,杨氏余人远避山乡,万木林受到一定的破坏;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得到省府发告示:万木林系杨家风水林,世代受保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采伐;嘉庆十五年(1810年),杨氏族人又向县府请求禁令;清道光初年,朝廷为笼络人心,曾对杨荣赐祭,万木林重新得到保护。民国时期,杨氏族人赴省府请求严禁。从历史上看,杨氏家族对万木林的保护是不遗余力的,万木林虽曾数遭劫难,但都得到杨氏族人悉心保护。

3.国家保护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万木林划归国有,1956年林业部在办理全国人大第一届第三次会议专家提案第92号“请政府在全国各省(区)划定天然森林禁伐区,保存自然植被以供科学研究的需要案”时,划定万木林为天然森林禁伐区,成为我国继广东鼎湖山之后建立的第二个自然保护区。二十世纪“大跃进”与“文革”时期,万木林再次遭到破坏。好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了新气象,1980年福建省政府批准成立了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1981年建瓯县人民政府颁布《万木林保护管理条例》。悠悠历史,几经兴衰,万木林又迎来了发展的新时期。

经过600多年的演替与积淀,如今的万木林,早已扬名中外,走进万木林,至少有三大看点值得您细细品赏。

三、三大看点

(一)森林演替

      杨荣在《万木图事实记》中记有“有能植杉木一株者,偿粟一斗”,明确记载当时种植的是杉木。从生态学上探究,万木林是由原来森林结构简单、不稳定的杉木林逐渐变为结构复杂、稳定性高的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地带性植被,在现有自然保护区中唯万木林所独有,是人类营造保护森林和森林自然演替相结合极其罕见的实例。

      万木林优越的自然条件和长达600多年的封禁保护,为生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孕育了丰富的生物资源。据调査统计,万木林有维管束植物有169科581属1342种,其中,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有25种(Ⅰ级保护2种,Ⅱ级保护23种),省重点保护6种,观光木、闽楠被列为国家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物种,福建省特有珍贵树种福建含笑和中国珍贵竹种建瓯酸竹唯万木林有小面积区域分布,珍贵树种西桦在福建省唯万木林生存1株。万木林丰富的森林植被,成为了野生动物的乐园,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28种(Ⅰ级5种,Ⅱ级23种),省重点保护24种。要是去得巧的话,还可以看到活泼可爱的成群野生猴子。

(二)森林景观

      游览万木林,你将满载绿情归,在这里不仅可以听到大自然最纯美的天籁,看到森林最纯朴的色彩,呼吸到天地间最纯净的空气,还可以欣赏到神形兼备的树木奇观。在万木林中,以古木参天最为特色,林中胸径达80cm的名木古树有569株,分布密度之高实属罕见,其中最大的观光木、沉水樟和最高的马尾松被评选为福建省第一批树王,为福建省分布最多树王的自然保护区。

1.沉水樟王。“沉水樟因何得名?”这是著名主持人杨澜在《正大综艺》解说万木林中,让观众回答的问题之一。大多数人回答是因沉水樟的木材比重大沉于水而得名。恰恰相反,沉水樟木材比较轻,而是因其所提取的芳香油富含黄樟油素,比重大于水,沉于水而得名。沉水樟为樟科樟属常绿大乔木,是台湾与大陆的间断分布种,属渐危种,列为福建省重点保护珍贵树木。在万木林中能形成难得的沉水樟群落,其中胸径达80厘米以上的沉水樟名木古树有99株,最大一株胸径168厘米,树高33米,树龄600余年,要四人才能合抱,为全国之最,被评选为福建省第一批树王。

2.观光木王。观光木为木兰科观光木属常绿大乔木,因纪念发现该树种的我国植物学家钟观光教授而得名,俗称“宿轴木兰”;因花具芳香,又名“香花木”;亦因木材也很名贵,故又名“白花梨”。为我国特有树种,是优良用材兼观赏树种,在研究木兰科分类系统上有科学意义,列为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万木林中能形成独特的观光木群落,其中最大一株观光木胸径136厘米,树高28米,树龄达400余年,被评选为福建省第一批树王。

3.生命之初。有人见过子宫内的婴儿吗?有人见过子宫内的双胞胎婴儿吗?你看这观光木树干上,树瘤似两个在子宫里孕育的双胞胎,并排侧立,头手相触,展示生命的神奇。

4.十子恋母。这一片林子,实际上由一棵树繁衍而成,你看,每一棵树之间,根根相连,息息相通,有如十子恋母,若不注意,你就会失去观赏“猴欢喜”这种独特的“独木成林”景观的机会。

5.兄弟同根。您看这八棵树同根所生,亲密无间,酷似八个骨肉同胞兄妹。万木林是杨家“风水林”,北宋名将杨继业生七男一女,因此当地民谣唱道:“七郎携妹归林海,八棵米槠同根生”。

6.鸳鸯奇树。您看这一对树皮一红一绿奇特的树,两者亲密无间,不论从树形还是从颜色上看,都非常有趣,俗称“红男绿女·鸳鸯树”,这身披红袍的叫桂北木姜了,那上下绿装的叫猴欢喜,活象一对恋人相拥相依,交首倚颈。正如“只听说人间风情万种,谁知道树木有万种风情。”“看山间连理树这般恩爱,叫天下有情人更惜此生!”他俩的倩影还还上了《人们画报》呢。

7.长相厮守。枫香粗壮,薜荔飘柔。哪有枫香树、哪就有薜荔藤。树有多高,藤有多长。正如电影《刘三姐》中有首歌唱道:世上只有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8.巨蟒蹁跹。您看这犹如巨蟒蜿蜒而行的药用植物藤黄檀,见首不见尾,腾挪盘旋,上下翻转,舞姿蹁跹,气势磅礴,连附生的苔藓也极像蟒蛇的鳞片斑纹,有一处屈盘高1.6米,游人多在此将藤驮在肩上留影纪念。此景被选入《福建树木奇观》。

9.阴阳树皮。在林中特别是高大的沉水樟,由于不同的方向所受阳光照射的不同,朝阳的一面,即西南面树皮粗糙开裂,颜色浅;而阴面,即东北面树皮细平,附生绿色的苔藓,颜色深。若在林中迷了路,可别忘了,树皮的阴阳面现象能帮助你判别方向。

10.避雨奇洞。此株狗牙锥虽已空心,却生机勃勃。此空洞常是人们拍照摄影的好景点。反映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知青的《青山恋》电影,其男主角赵丹避雨镜头就在此拍摄。

(三)人文景观

      在万木林不仅有丰富的生物资源,更有底蕴厚重的人文景观,一直是文明教育的重要基地。主要有杨达卿纪念堂、四知堂、杨荣登瀛牌坊和佘岳公王庙、庆丰堂、福林堂、贵林堂以及“四朝元老家,七代尚书第”对联牌匾等。

1.达卿纪念堂。为颂扬杨达卿的创建万木林的丰功伟绩,于1996年在其故里沶村建力纪念堂,以表其德,供人敬仰。堂前牌坊扁“杨达卿纪念堂——明赠荣禄大夫太子少傅工部尚书兼谨身殿大学士”(为明宣德五年(1430年),以其孙荣为贵,明宣宗皇帝封赠),由杨氏宗亲、抗美援朝志愿军组织部长、北京军区组织部长杨陈英(1921—1998)题写。

2.杨氏“四知堂”。杨姓堂号, 出自东汉时称“关西孔子”的杨氏第28代杨震,他以“天知、神知、你知、我知”拒贿为千古美谈,世代相传。沶村杨姓为“四知堂”后裔,在杨氏祠堂正厅上方立“四知堂”牌扁。

3.杨荣登瀛坊。据《建宁府志》记载,建在杨荣故里沶村的登瀛坊,是明正统三年(1438年)杨荣升少师(从一品)时所建。坊上竖立有“登瀛”坊扁,坊眉——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兼谨身殿大学士工部尚书杨荣。“登瀛”牌坊是双层结构规格建造的一座木制建筑,没有使用一枚钉子,全部用榫头对接。“瀛洲”本为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这里寓意着杨荣的治国安邦才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可登上这一大雅之堂。登瀛坊是对杨荣勤政爱民、治国安邦功绩褒扬的辉煌历史象征,也是人们缅怀他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功德牌坊,更是激励后人弘扬他笃实睿智和报效国家的良好教育场所,是先人留下的宝贵的文化遗产。登瀛坊于1995年被确认为建瓯市级重点保护文物单位。

4.佘岳公王庙。大家看到的这座“元帅雄殿”庙宇也称“庆丰堂”(示林茂粮丰之意),当地人习惯称之为“佘岳公元帅”。据《东杨宗谱》记载:传说有佘岳三位同胞兄弟随杨荣北征,英勇善战,屡获奇功,战死沙场,为国捐躯。杨荣将他们的战绩奏明成祖皇帝,遂得追封“佘岳元帅”。为了纪念他们,杨荣请人雕塑三尊宝像带回家乡祀奉。一尊座落在万木林南端七道村的“福林堂(示万木林福泽之意)”,另一尊则祀奉在万木林北边林墩村的“贵林堂”(示万木林显贵之意)。这就是“故里建庙,三堂磊峰”的来历。每年农历五月十三至十五在具明代建筑风格的古戏台上举行庙会唱戏,至今久盛不衰。

5.元老尚书匾。杨荣在沶村的后裔尚保存有“四朝元老家,七代尚书第”这幅对联牌匾。杨荣为工部尚书,为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四朝重臣元老,赠其曾祖父伯逊、祖父达卿、父士美为工部尚书,再加上杨荣曾孙杨旦任南京吏部尚书、以旦为贵赠其祖父杨锡及父仕仪为南京吏部尚书,所以“四朝元老家,七代尚书第”的赞誉,杨氏家族是当之无愧的。

结束语:

最后,关于神奇瑰丽的万木林,我想提炼三句话作为本讲的结束语:

一是万木林的树。记得有位作家曾说过:“树木是圣物,谁能同它们交谈,谁能倾听它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它们不宣讲学说,它们不注意细枝末节,只宣讲生命的原始法则。”万木林的树历经600多年沧桑,依然林海氤氲,生机盎然,默默诠释着“树茂人昌”的生态伦理观。

二是万木林的人。无论是虚怀若谷、睿智赈灾的杨达卿,还是文韬武略、驰骋宦海的杨荣,或是潜心研究、无私奉献的万木林博物馆创建者耿涟波,他们身上那股“以民为本”的正气和“人与自然和谐”的理念将感化并激励着一代代后人。

三是万木林的韵。“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能树木,木亦树人。”走进万木林,你会觉得林中的树木和生灵都已在历史的长河中修炼成特有的神韵。“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几百年来一脉相传的是不朽的“万木林精神”。

从文明角度看万木林,她跨越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信息文明,进入了生态文明,对当今生态文化教育的感化作用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将永葆万木林这一神奇的古森林,让她在当今生态文明建设中永放光彩!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