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情论坛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点击:

细说建瓯四大古民居群落的传奇故事

 
建瓯市旅游局、方志委  赖少波
 
前言:静静民居品味祖辈风雅,幽幽古巷述说昔日情思

      在建瓯这座有着1800多年建县史的文明古城里,散布着许多明清时期的古村落,随处可见百年以上的老宅。

      走进这些古村落,袅袅炊烟升起,鸡鸣犬吠成曲,总有一座小院在你毫不防备的时刻,一下跃入眼帘,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那磨砖对缝的墙体,轻启被岁月侵蚀得颜色斑驳的大门,微醺的风徐徐吹来,有烟火的味道,有浅浅的思绪,这就是建瓯先民日常生活的居所!当砖石土木砌构的建筑完善了它遮风挡雨、保暖安居的基本功能后,最终成了人们永恒的精神家园,它闪耀着人类智慧的结晶,更包含着人们生活的理念,是一种对人生的感悟,是一种对故里的眷恋,是一种对家的感觉……


 
      现存的建瓯古民居,主要有“库厝”“竹竿厝”和“三拼厝”三大基本类型,“竹竿厝”一般由厅堂、厅房、后房、厨房依次相连,用板壁相隔,多为小户人家所居,现仅在建瓯长桥门一带尚保留着一片分布区。“三拼厝”一般由左边的厅房、后房,右边的厅堂、后阁以及其后的厨房等几个部分用板壁相隔而成,多为中等人家所居,至今在建瓯城区尤其是北辛街较为集中。而“库厝”为古代富商和官宦的住宅,在建瓯一些偏远乡村由于人为毁坏较少,至今还保存了一批较为典型的大规模库厝,成为建瓯古民居的一大宝藏。这些“乡村豪宅”分别是徐墩镇的“伍石山庄”、 东游镇党城古民居群落、吉阳镇巧溪村的“官宅”和龙村乡大汴地甪里新闾等。

      那么这些古巷老宅都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看点呢?透过它们,我们又能解读到怎样的传奇故事呢?下面就让我们一同走进古城建瓯那鲜为人知的古民居群落。
 
一、恢弘霸气——伍石古民居

(一)伍石印象

       西出建瓯往南武路北行约二十公里,一处恢弘霸气的古民居群落便跃入眼帘,这就是清末被誉为“建瓯西出第一家”的伍石山庄。伍石山庄因茶而盛,这个被尘封了一百多年的古茶庄园,随着乡村旅游和民居收藏两大发烧友探秘热度的不断升温,而备受关注。


      伍石茶庄占地面积约9000平方米,由三大院落环连一体,民居建筑上吸收了徽派建筑和江浙民居的特点,具有山地特征、风水意愿和地域美饰倾向,结构为多进院落式,布局以中轴线对称分列,面阔三间,中为厅堂,两侧为室,厅堂前方称“天井”,采光通风,有“四水归堂”的吉祥寓意。民居外观整体性和美感很强,高墙封闭,马头翘角,墙线错落有致,黑瓦青砖,典雅大方。院内有亭、台、阁楼、厅阁,院前院后有花园、亭榭、池塘。大院右侧还建有祠堂、戏楼各一座,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整个大院,布局严谨,建筑考究,规范而有变化,不但有整体美感,而且在局部建筑上各有特色,仅从房顶上看,有歇山顶、硬山顶、马鞍顶、平房顶等,形成平的、低的、高的、凸的、上翘的、垂弧的,可以说是一处一景,别有洞天。在装饰方面,采用砖、木、石雕工艺,如木雕的门罩,石雕的漏窗,砖雕的窗棂、楹柱等,使整个建筑精美如诗,融古雅、精湛、富丽为一体。伍石山庄也因此成为福建省建国初期唯一入选《中国古代建筑史》一书的建筑范例。

      那么,像这样一组恢弘霸气的住宅是怎么建起来的?它的主人是谁?其间又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二)伍石溯源

        伍石茶庄的崛起与建溪流域一带茶叶生产流通的繁荣有着密切的关系。据说该茶庄第一代主人伍富,当年随母从闽西长汀县流落到伍石村做长工,由于他老实厚道、吃苦耐劳,很受一位江西大茶商的赏识,江西茶商常交他代为收购、组织货源。在为江西茶商打工的三年里,伍富接管了10多个茶场的收购与加工,最繁荣的时候,年产茶叶300多担,销往江西、浙江、上海、广州等地,他们赚了很多钱。后来江西客商将生意移到上海,生意越做越大,正当生意最为红火的时候,这位江西客商却病倒了,临终前他嘱咐伍富说:“我死后你把我埋掉,三年后,请让我老婆孩子将我的骨头带回老家安葬。”同时他还馈赠给伍富一笔不菲的财产,并叮嘱伍富要多行善事。

      伍富处理完江西茶商的后事后,带着从江西客商那里继承的财产,就衣锦还乡了,凭着这笔启动资金,伍富开起了伍石茶庄,自己生产经营茶叶,没几年就成为建瓯西边富甲一方的大商人兼大地主。当然,伍富没有忘记老板的遗嘱,在当地做起好事来,他热心公益事业,大力出资修桥补路,现在建阳徐市乡的震前村的长春桥,就是他出资建造的。

     伍石茶庄第二代主人伍玉灿接手产业后,开始大规模修建茶庄,仅从浙江、上海等地弄回来的设计图纸,就花了数百两银子,许多材料通过武夷山等地经水道陆路辗转运来,茶庄自清同治三年(1864年)开工,至清光绪八年(1882年)完工,整整用了18年!伍石山庄可以说是汇集和浓缩了清代各地民居建筑的精萃。而今,这组恢弘霸气的建筑虽已不再完整,但我们还是能从一个个的局部,感受到她昔日辉煌的魅力。

      其实,伍石山庄除了建筑本身令人惊叹外,还有一个更为吸引人的地方,一百多年来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到底是什么呢?那就是伍石山庄大门前屏风墙上的两幅竹画,这两幅画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细细探究。


(三)伍石趣闻

       这两幅画,画工精绝,构图玄妙。画中两根翠竹拔地而起,清峻洒脱。右边的一根,竹梢向右斜出,竹叶下垂,似暴雨淋浇之状,人称“雨竹”;左边的一根,竹叶倾斜,如被狂风吹拂之状,叫“风竹”。这两幅画到底有什么寓竟呢?《建瓯文史》资料上有文字记载,认为此图是待解之谜。所以,民间都传言这是两幅藏宝图,能读懂竹画的内容,就能找到价值连城的宝库。因此,凡是到伍石山庄的人,都一定要驻足冥思苦想一番,才肯离去。

      当然也有人不相信那是什么藏宝图,同时也大胆地提出了一个较为可信的观点,他认为这两幅竹画实际上是藏诗图,它源于传说中关羽所作的《关帝诗竹图》。这个画由竹叶构成一首五言诗:“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什么意思呢?这要从关羽下邳之败的历史说起。

      据《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建安五年,关羽在下邳战败,不得不投降曹操,来到许都后,曹操极为厚待,赐宅第,赠锦袍,赏兔马,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然而关羽却念念不忘义兄刘备。他对曹操表示,一旦得到兄长的消息就马上投归旧主。为了抒发思兄之情和忠贞不渝的气节,他就画了一幅竹画挂在屋里,表示对刘备忠心耿耿。后人将此画命名为《关帝诗竹图》。诗中的“东君”指曹操,“丹青独立名”比喻他自己的忠贞不渝,后两句则是表白他对刘备的赤胆忠心。

      提出这一观点的人还认为,伍石山庄的主人把这幅画中两根竹子分开来雕在门前屏风墙的两边,寓意有两个:一是感恩,就是向那位江西茶商表示感激之情;二是明志,和岳飞背上刺的“精忠报国”一样,伍家人不过是想借此图表明自己“忠君”的心意罢了。然而,细心的人又发现,伍石山庄的这两幅竹画与当年关羽的竹画略有不同,其中有几片叶子位置被稍作改动了,这是当年工匠的手误,还是主人有意而为之呢?个中原因不得而知,这也更为伍石山庄增添了几丝神秘的色彩。

二、精致奢华——党城古民居

(一)党城印象

       东游镇的党城村,距城区55公里,民间俗称“财主村”,素有“钱粮跨五县,东河金党城”“建郡君子乡”之美誉,是一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古村落。

       如今,党城古村落仍完整地保存着一条长街,全长1000多米,宽2米~5米,明末清初的古建筑80余栋,面积达2万平方米,这样大的规模,在闽北应该也是屈指可数的。景观建筑有书院祠庙、驿道码头等党城八景。临溪门坊有砖雕“君子乡”三个大字,显示了这个地方是受过朱子理学薰陶的,治安稳定,社会和谐。整座党城古民居群,房屋多为两层砖瓦结构,四至八拼、二至三进厅的大厝,虽然没有都市大户人家那种恢宏气魄,但建筑精美,采用砖雕、石雕、木雕等工艺;古建筑的梁柱、斗拱、檩、墙面、窗棂、天花都雕梁画栋,花鸟虫鱼、人物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楹联匾额工艺各具特色。现存石雕门联“理学渊源行紫阳,入缨奕礼叨丹陛”、牌匾“道继紫阳”各一块。古街沿村落呈半月形,村中小巷平面上组成多个“井”字结构,环环相扣,空间适度宜人,建筑有退有进。通过一条里弄牌楼大门进去,里面或四幢或八幢,幢与幢之间有厅,有的厅是会客场所,而有的厅则是女眷的活动场所,前厅与后厅的房梁上设有转轴,装有卷帘,如果有客人来访时,就放下卷帘,以此为界,年轻女眷一般不出此帘。古村落整体风貌既丰富多彩又和谐统一,给人以美感。


(二)党城溯源

       党城古民居不仅体现了闽北民居地方性、乡土性的特征,整座党城古民居群,更像是一部完整的闽北居民文化史。党城村以叶姓为主,南宋初(约1127年)来到福建,明正德年间(1506年)兴起,村子现存的大部份古民居建于清乾隆至嘉庆年间。党城的兴起与“建木”产业的繁荣有着密切的关系。

       建瓯盛产杉木,是全国杉木中心产区之一,所生产的木材具有材质优、数量多、生产快、周期短等自身独特优势,深受各地木商的青睐,弛誉海内外,素称“建木”。明清两代,建木生产已颇具规模。到了民国5年(1916年)杉木已成为建瓯最大宗的出口商品之一,年外销木排达2000连(折4万立方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建木还一度以黄金交易,每筒正材(长1.44丈,口径6寸),售价黄金三分;一连木排(折145筒),可值黄金3.45两。

       建瓯市东游镇林地面积48.9万亩,是闽北主要林区之一,加上历史上这里的水运发达,清乾隆至嘉庆年间,东游党城渡口最为鼎盛,是当时政和、松溪两县通往建宁府必经的官路驿站,党城因而成为建木最大的输出地。党城建木商人正是凭借着这一天赐良机,早在明末清初就已纵横商场,身藏万贯。中国古代有钱人总是热衷于买田置宅以光宗耀祖,发家致富的党城人自然也不例外,他们在家乡大兴土木,一座美丽精致而近乎奢华的古村落因而日渐兴旺起来。

(三)党城趣闻

      颇有传奇色彩的党城古民居,承载了几代建木商人不朽的创业传奇,更讲述了普通村人一个个快乐而简单的日子。

      随意走进一处院落,那阁楼式的主房就占据了你的视线,大多数房屋的二楼起初只是为了从外面便利出入或让阳光能充足地照射到储藏的粮食,日子久了,它的功能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里常常成了孩子们躲迷藏的“秘密基地”。玩捉迷藏是童年常做的游戏,爬上自家的楼上,每个堆放粮食和杂物的缸缸罐罐、箱箱柜柜都是躲藏的好地方,许多时候只要自己不下去,小伙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有时直躲到太阳落山,也不见同伴来找,这时才有些紧张和胆怯,似乎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了,还好听见母亲在声声呼唤着,这才怯怯地下楼。

       还有一种阁楼上面是可以住人的,这样的房屋二层相对举架要高些,很多讲究的人家还在前面修出回廊,装修隔扇门窗。这自然多是大户人家深宅内院的主房,很多是小姐们的闺房绣楼,遥想当年,在这里不知演绎了多少凭栏处,见疏影几枝横斜,伤春悲秋的故事!

       最让党城人引以为荣的是溪巷临溪门坊砖刻的四个大字——“君子之乡”,可以说,这是对党城最大的赞誉,也折射出党城理学文化的浓郁。关于这四个大字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相传在乾隆十四年,党城作为官路驿站,街市旺盛,往来商船不断,不少松政一带的商船经常在此过夜,多次往来却从未见货物丢失,夜里也从不需人守船,客商们为党城纯朴的民风而感动,就合资赠送了这块“君子之乡”的砖匾。历经百年的风霜,如今“君子之乡”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依然清晰可见,默默地诠释着党城人民质朴的情怀。

三、书香古朴——巧溪“官宅”

(一)巧溪印象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建瓯吉阳镇巧溪村不仅是一个极富诗意的生态家园,更是一处古朴厚重、静谧祥和,充满书香翰墨的古村落。


      巧溪村四面环山,西南有海拔1384米的郭岩山,地处顺昌、建阳、建瓯三县交界处,一条小溪从村子中间流过。在巧溪,触目所及的是清一色的青砖灰瓦,朴实素雅,现在保留的古民居还有十多幢,当地村民俗称它们为“官宅”,这些民居古建筑见证了昔日的辉煌。其中,于清朝咸丰末期(1859—1862年)建造,距今140多年的五品军功饶国泽故居,面积1000平方米,尤其气派;饶氏宗祠也是巧溪村保存较好的古建筑之一。南宋著名理学家饶鲁,号双峰,为朱熹的再生弟子。饶氏宗祠又叫“宋大儒饶双峰先生祠”,大门用青石板精雕而成。正中竖刻“理学”二字,横眉雕刻“宋大儒家双峰饶先生祠”,砖上有山水风景彩画。进入大门,天井两旁有走廊,随后是大、小礼堂和三层康珊楼,整座宗祠依地势而建,逐层抬升,富丽堂皇,雄伟壮观。站在后厅楼上的最高点可俯瞰整个巧溪村景。

(二)巧溪溯源

       根据饶氏家谱记载,自巧溪饶氏始祖迁居至此,有500多年历史。清朝初至清朝中期,是这个村庄发展的鼎盛时期,呈现文武官员辈出的辉煌景象,至今村里尚保存着不少这些历史名人的文物古迹。

       吉阳镇巧溪村在清朝时期出了好多有军功的官员,现存的古民居即“官宅”有十多幢,其中五品军功饶国泽故居尤其宽大。整座“官宅”四面是封闭式围墙,墙体下半部是泥墙,上半部用薄型超斗白砖砌成,墙体高出屋顶。大门前地面是一块面积较宽的鹅卵石砌成的八卦图案。正面大门朝东北,大门上方有两个横向凸出约30厘米的小圆柱,古人称“时务”,上方砖墙雕有花草图案。门下方两边各有一个长方形石门箱,石门箱两边各有一只麒麟图案。踩脚下有三层青石条台阶,一个石门坎。大门进去是一块花园式露天坪,地面是用鹅卵石砌成的八卦图案;左边靠围墙处有一个约一立方米大的石水缸、一个石花架,迎面有一小门进入书厅;右边是一个更加雄伟而又精湛的大门,这道门朝东南,与第一道门形成90度。这道大门两边墙体全用磨光砖砌成,装饰风格与第一道大门相仿,大门是高约3米的厚木板。

(三)巧溪趣闻

       巧溪村究竟出了多少人才?清代是巧溪村发展的鼎盛时期,这里出了钦命5―9品军功有52人、国子监生有8人、太学生36人、府庠生26人、府武生8人、贡元4人、进士2人。虽然这些俊才早已离世,但无论是官宦还是贤达,他们留下的有形或无形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至今依然能让走近它的人触摸到一种传统文化的厚重之感。巧溪因此被誉为地灵人杰的书香之地。

       与祠堂厚重的书香底蕴相呼应的是村尾“节孝”牌坊的深情,“节孝坊”建于清咸丰二年,全部青石雕刻,正中上方竖刻“圣旨”二字,中间横匾刻文是“旌表儒士饶廷侨之妻太学生登麒之母夏氏节孝坊”,四方石柱上刻有两副对联,其一为“映日贞心光照史乘,凌霜劲节扶植纲常”。这是清五品太学生饶登麒感恩其母夏氏守贞节,抚养他成才而奏请朝廷建造。据传,在清代凡是经过这个牌坊的人,骑马的得下马,坐轿的得下轿,不论大小官员或平民百姓,一律步行。


       站在村尾,回首望去,错落有致的院墙,美轮美奂的雕饰,仍能感觉到它昔日的气派和建筑的华美。遥想当年,每逢佳节,多少文武官员返乡探亲,祠堂门前,朱红纱帽,那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

      在村尾进出村的要道上,至今还保留有清乾隆庚辰年的“巧水流长”题刻,那是清乾隆庚辰年(1760年)刻制的,从字面上解,描写的是村中一条流过的小溪;从字意上读,似乎还隐约寄寓着一种特殊的含义在潺潺的流水中。

四、清新脱俗——甪里新闾古民居

(一)甪里印象

      “甪里新闾”是建瓯山区封建时代耕读之家古居的典型代表,她座落在龙村乡擎天岩村大汴地自然村,距建瓯城区60公里。

      大汴地古民居群总体布局因地制宜,依山而建,由下而上排列着“周氏宗祠”、“甪里新闾”、学堂等三组建筑,通过里弄、通道、房屋之间的边门有机地连成一个整体。房宅和周围的山乡环境、竹林、山涧、田野和谐地组成一体。

       “甪里新闾”由一个大门进去,一条里弄,并排六栋房屋,坐北朝南,有前有后因地而异,每栋房屋大小不一,有前有后,因地排列呈错落状的非对称美。每栋房屋之间都是高高的风火墙相隔,土墙台基是花岗岩毛石及方砖勒脚组成,墙体是红土夯实筑成,土墙上部以高出房屋一米多的青砖封顶,墙帽盖以青瓦。每栋房屋之间均有三道边门互通,可分可合,形成一个结构严密的整体。各屋大门门框、台阶都是由精雕细磨的花岗岩组成,走道和天井两侧用青石板铺就,门窗装饰花纹雕刻着历史故事、民间传说,所雕人物栩栩如生,整个大厅是红门漆壁,雕梁画栋,饰以麒麟、山水花鸟等,房屋显得古朴典雅、清新脱俗。

        以第三栋为例,此屋面阔12米,进深60米,由前后二进组成,精雕细磨的花岗岩门框、门阶、厚重的苦楮木门,进大门后是屏风,屏风后是青石板走道,天井两侧也是青石板铺就,天井开阔通风,取光排水。上两层台阶步入正厅,厅堂两边是白色泥壁,各屋门窗装饰花纹雕刻着历史故事民间传说,所雕人物栩栩如生,整个大厅是红门漆壁,雕梁画栋,饰以麒麟、山水花鸟等,显得古朴典雅。厅堂两边厅房为长辈居室,天井两边厢房(下廊)为晚辈居室。厅堂正中壁上画有壁画、挂有对联、中壁两侧上方各有一米见方的“祖先龛”。 祖先龛下入后阁,有后房、厨房等。厨房正中又有一门入后栋,其结构与前栋相同。后墙处有一块小空地,上可通风取光,下有排水沟,离地两米处有一米宽左右的花台。

(二)甪里溯源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篇《爱莲说》相信大家一定不陌生,而甪里新闾就与《爱莲说》的作者北宋著名理学家周敦颐有着密切的关系。据建瓯县志记载:擎天岩山脚下大汴地村的甪里新闾古民居群,由周敦颐的后裔建于清嘉庆十二年(1807年),至今已繁衍十代人。


       在一周氏子弟红漆雕花的书房里,至今还保留有“百日莫闲过,青春不再来”、“窗前勤苦读,马上锦衣回”、“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的刻字装饰楹联,说明其祖宗以理学为体,耕读为用,读书知礼,报效社会的家族遗风影响深远。

      那些洁白的粉墙,黝黑的屋瓦,飞挑的檐角,鳞次栉比的兽脊斗拱,以及高低错落、层层昂起的马头墙,则绵延着一幅周氏宗族生息繁衍的历史长卷。

(三)甪里趣闻

        想要解读甪里新闾的深层内涵,我们得先来了解一下周敦颐这个人。周敦颐(1017—1073),字茂叔,号濂溪,道州营道县(今湖南道县)人。历任合州判官、虔州通判、广东转运判官等官职,所到之处,都很有实绩。

       周敦颐是我国理学的开山鼻祖,他的理学思想在中国哲学史上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他继承《易传》和部分道家以及道教思想,提出一个简单而有系统的宇宙构成论,他认为“五常之木,百行之源也,是道德的最高境界”,只有通过主静、无欲,才能达到这一境界。这一理论在以后的七百多年的学术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所提出的哲学范畴,如无极、太极、阴阳、五行、动静、性命、善恶等,成为后世理学研究的课题。

        周敦颐性情朴实,平生不慕钱财,爱谈名理,他认为“君子以道充为贵,身安为富”。他虽在各地作官,但俸禄甚微,即使这样,他还常把自已的积蓄寄给故里宗族。

        斯人已去,古屋犹存。周氏后人秉承了周敦颐睿智而朴实的性情,并将其融入甪里新闾的设计建造上,如莲花般清新脱俗的甪里新闾最适合一两个人在一个小雨的天气慢慢地走,用心去品味那昔日的风雅。

结束语:

       无论是恢宏霸气的伍石、精致奢华的党城,还是书香翰墨的巧溪、清新脱俗的甪里新闾,这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民居,其建筑风格不同,文化底蕴不同,当地的民俗民风也不同,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到的地方,置身其中,每一个人都会体味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要静下心来慢慢品味,蕴涵在这些古民居群落深层的时代记忆和文化象征。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