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论坛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龙茶传奇——北苑茶史天下绝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引子:北苑茶史:“四百年辉煌,两千年传承”
在中国茶叶发展史上,最著名的御茶是北苑御茶,她起源于唐末五代时期的闽国。因茶园地处闽国北部,故称“北苑御茶园”。北苑御茶园所产之茶称“北苑御茶”,从唐末五代至明朝,北苑御茶深受六朝42位皇帝的青睐,历时458年,谱写了中国茶叶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
北苑御茶是以龙凤图案的模具压制而作的蒸青团茶,又称龙凤茶、龙团凤饼、建溪官茶等,先后有大龙凤团、小龙凤团、密云龙、龙园胜雪等几十个品名。民间私焙也随之兴旺。鼎盛时期,有官、私茶焙1336处。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里说:“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因“皇帝一盅茶,百姓三年粮”的龙凤团茶太过奢华,朱元璋下诏罢造龙凤团茶,团茶遂向散茶演变,而今建瓯北苑御茶系列的水仙、矮脚乌龙等茶品就是传承当年北苑御茶的当世名品。
那么,在这“四百年辉煌,两千年传承”的历史长河里,北苑御茶都经历了哪些重大事件呢?今天,我们要讲的话题就是“北苑御茶”系列讲坛之六——“北苑茶史天下绝”。
一、团茶的诞生
第一座里程碑:唐建中初(约公元780年),常衮首创名震天下的研膏茶。
根据《闽书》、《福建通志》、四川《名山县志》等典籍的记载,建瓯植茶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末期(约公元前221—220年)或秦汉之时。这样算起来,建瓯植茶至少有着两千年以上的漫长历史。四川《名山县志》中有这样一句话“昔有汉道人,分来建溪芽”,意思是说,汉代有个道人,从建溪(即今建瓯)引种了茶芽。可见,早在汉代,建瓯不仅已植茶,而且建瓯的茶在全国已颇有名气了,否则那个道人怎么会跑到建瓯引种这里的茶芽呢?
《嘉靖建宁府志》记载,南朝萧齐年间,建州已有人工种茶,而且还从事了茶叶的生产加工。到了唐代,建州(即今建瓯)已万盛产茶叶,制作技术已开始由草茗向蒸青过渡。陆羽在《茶经·八之出》中称:“岭南生建州(即今建瓯)……往往得之,其味极佳。”
说到团茶生产,当首推唐建中初(公元780年)的福建观察史兼建州刺史——常衮。常衮(公元729—755年),今陕西西安人。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乙未科状元及第。
常衮于唐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拜相。唐德宗即位后,被贬为河南少尹,又贬为潮州刺史。不久为福建观察史兼建州刺史。常衮注重教育,增设乡校,亲自讲授,闽地文风为之一振。
据《画墁集》中记载“常衮为建州刺史,始蒸焙而研之,谓研膏茶。”常衮在任福建观察使兼建州刺史时,督促当地茶农用蒸青焙茶的方式,造出了名震天下的研膏茶。常衮可以称得上是中国茶史上的团茶制作第一人。
如果说第一座里程碑是北苑团茶的诞生阶段,那么从第二座里程碑到第六座里程碑,就是北苑御茶不断成熟,走向辉煌的历程。
二、团茶的辉煌
第二座里程碑:五代闽龙启元年(公元933年),闽国建立北苑御茶园。
唐末五代之际,建州张廷晖将凤凰山一带方圆三十里的茶园献给闽王,封为皇家御茶园。靠着朝廷的支持和张廷晖的精心经营,北苑研膏茶在制作工艺上得到很大提高。在之后的458年间,历代朝廷都在北苑建立“龙焙”,并遣重臣督造御茶,由此北苑成为中国著名的皇家御茶园。作为北苑御茶园的奠基人,研膏团饼茶的研创先行者,张廷晖也因此受到历代朝廷的一再追封,同时也受到历代茶农和茶工的推崇,被尊奉为“茶神”。
第三座里程碑:北宋咸平初(公元998年),丁谓始作龙凤团茶。
北宋咸平初(公元998年),丁谓在建州任福建转运使时,主司北苑茶事,开创了团饼茶的采制新工艺,研制了大龙凤团茶,专供皇帝御饮。并写出了对团茶生产起重要指导作用的茶学专著《建安茶录》,北苑御茶很快就名甲天下。丁谓也因此成为中国茶史上的大龙凤团茶制作的第一人。
第四座里程碑:北宋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蔡襄始作小龙凤团茶。
北宋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蔡襄在龙凤团茶的制作上也是不遗余力。他创制了小龙凤团茶,欧阳修感叹:这小龙凤团茶,其品绝精,每二十饼重一斤,每饼值金二两。然而,黄金可求,而这小龙团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御茶!蔡襄也因而成为中国茶史上小龙凤团茶制作的第一人。此外,蔡襄为小龙凤团茶所著的《茶录》一书,是一部继陆羽《茶经》之后,最著名的茶学专著,它的论述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龙团凤饼,起于丁谓,成于蔡襄。两人在中国御茶史上被称为“前丁后蔡”。
第五座里程碑:北宋宣和初(公元1119年),郑可简始作“龙园胜雪”。
北宋宣和初(公元1119年),郑可简别出心裁,精选银丝水芽,创制了“龙园胜雪”,其精致度、奢侈度堪称极品。至此,龙凤团茶的制作达到登峰造极。
第六座里程碑: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陆游诗赞“建溪官茶天下绝”。
南宋淳熙五年(公元1178年),陆游任提举福建路常平茶事,一行名句:“建溪官茶天下绝”,将北苑御茶推向史无前例的巅峰。
北苑御茶从闽国龙启元年(公元933年),上贡至明洪武廿四年(公元1391年)罢造,历经闽、南唐、北宋、南宋、元、明六个朝代,42位皇帝,专供皇家享用持续458年之久。在那个奢华的时代,那是一个用玉水注、用黄金碾、用细绢筛、用兔毫盏来细品的龙凤团茶的精致时代!
那么,名冠天下的龙凤团茶又为什么会从皇宫大院走回寻常百姓人家呢?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讲北苑御茶后半部的发展历程。
三、团茶的演变与发展
第七座里程碑: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北苑御茶进入寻常百姓家。
明初,朱元璋认为龙凤团茶,制作太过精致,太过奢华,劳民伤财,深感茶农不堪重负,于是下诏罢造龙凤团茶。但团茶的技艺并未消亡,而是得到了更好、更广、更久远的传承和发展。建瓯现在“北苑御茶”系列的水仙、乌龙等茶品,就是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开拓创新的当世名品。从此,昔日帝王独尊的盏中琼浆,走进了寻常百姓之家,今日你我都可细细品尝。朱元璋因而成为中国茶史上为皇家御茶解禁的第一人。
当年龙凤团茶的生产费用极大,制造一斤饼茶,竟要费工600多个,所以欧阳修说龙凤团茶每饼价值金二两,一般百姓平民是无法生产和消费的,这样就制约了北苑茶品的商品化。朱元璋罢造龙凤茶,“惟茶芽以进”,“茶芽”就是散茶,即炒青、蒸青条形茶,省去了饼茶制造“榨、研、造”等众多繁琐的环节,省工省时省力。
团饼茶罢造,给散茶带来了极大的发展空间,也给千家万户从事茶叶加工带来了机遇,北苑御茶衍生出了此后各种不同茶类的生产。至清代,白茶、红茶、绿茶、乌龙茶等,在建瓯现在都有生产,并且形成了各自独特的风格。尤其是北苑乌龙茶,因为在辉煌了四百多年的北苑御茶之乡,汇聚了众多具有精湛造茶技艺的造茶工匠们,他们为适应时代的需求,不断地继承与创新,探索出了更受现代消费群体欢迎的半发酵茶,即今天的北苑乌龙茶。
第八座里程碑: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台湾引种北苑古茶区的乌龙茶树种。
到了清光绪前期,俄商从建宁府每年运往福州出口茶叶竟达3.5万担。到了光绪中期,建瓯的产茶量已大大超过宋代,掀起了建瓯茶叶生产的又一个巅峰。
到了十八、十九世纪间,由柯朝、林凤池、张乃妙与张乃乾兄弟等从福建建溪一带把茶苗带到台湾种植,台湾的茶叶便逐步兴盛起来。
林凤池,祖籍福建,台湾人。一年,他听说福建要举行科举考试,心想去参加,可是家穷没路费,怎能去呢?乡亲们得知此事后,都纷纷给林凤池凑路费。临行时,乡亲们对他说:“你到了福建,可要向咱祖家的乡亲们问好呀,说咱们台湾乡亲十分怀念他们。”还交代说:“考上了,以后要再来台湾,别忘了这是你的出生故里呵。”林凤池考中了举人,住了几年后,决定要回台湾探亲,临行前考虑,带什么礼物回台湾呢?觉得建溪的北苑乌龙茶有名,就要了36棵乌龙茶苗带回台湾,种在了南投县鹿谷乡的冻顶山上。经过乡亲们的精心培育繁殖,建成了一片茶园,采制的台湾乌龙茶清香可口。
后来林凤池奉旨晋京,他把这种台湾乌龙茶献给了道光皇帝,皇帝饮后称赞说:“好茶,好茶。”道光皇帝问这是什么地方的茶,林凤池说是建溪茶种移至台湾冻顶山采制的。道光皇帝说:“好吧,这茶就叫冻顶茶。”从此台湾乌龙茶也叫“冻顶茶”。
到了19世纪中叶,来自英国的茶商约翰杜德的宝顺洋行首度将台湾乌龙茶引介至海外并获得成功。
此外,据《茶史》等文献记载,闽南的漳平,还有广东、海南、四川等地都有曾先后引种来自建瓯北苑古茶区的传世名品水仙和乌龙等茶种。
第九座里程碑:清末民初,“詹金圃”茶品茶获巴拿马世界博览会金奖。
北苑走过了由发展到兴盛再到极盛,而后陷入一段沉寂低迷,历经曲折坎坷的道路。北苑人在沉默了数百年之后,又重新崛起。根据民国版《建瓯县志》记载,清宣统二年,在南洋第一次劝业会上,金圃、泉圃、同芳星等茶庄的茶品均获金奖;民国三年(1914年,有文献记作1915年),在巴拿马世界博览会上,北苑的詹金圃茶号获金奖等。
詹盛斋(?—1892年),原籍安溪。清咸丰元年至十年(公元1851—1860年)携家眷来建瓯定居,在建瓯水南云际山开荒种茶。
由于建瓯原为传统产茶区,尤其是北苑御茶,称为天下名品。这里的乌龙茶质美味厚见称,至清光绪二年(1876年)乌龙茶大见发展。詹盛斋进而在城区创设“金圃经记茶庄”,招引广州、潮州、汕头等处客商前来采购。到了清光绪中叶,詹盛斋经营乌龙茶,也经营水仙茶,用其近30年的制茶技艺,细工精制,无论乌龙、水仙,都以色、味、香三绝取信。销售香港及东南亚各国,曾在香港政府办理商标注册,设立“詹金圃经记茶庄香港经销处”。每年新茶登场,香港茶市必待金圃新茶开价,才能定盘。
詹盛斋10年创业,20年兴盛,清光绪十七年(公元1892年)病卒。其子詹滋时继承父业,还盛极一时。
更可喜的是,2008年年初,在建瓯城南的云际山山腰上,在那云雾聚集处、千年古道下,从长满藤蔓的树林及茂密的茅草丛中,一次性发现了36棵树龄达150年以上的水仙品种古茶树,其中最高的茶树高达5.4米,树桩直径最大的达33厘米。这一发现,吸引了热衷研究、挖掘、推广闽北茶叶的各界人士,他们纷纷在第一时间赶来实地考察并采集样本。大家认为,这36棵150多岁的水仙古茶树,不但让人一睹当年水仙茶的风采,而且为研究一百多年来的建瓯水仙茶叶品质改良、变化提供难得的母本,同时还再次证实了此处就是清朝著名的“詹金圃茶庄”的旧茶园遗址。《闽北日报》对这一发现还作了题为《云际山惊现百年古茶树》的专题报道。
无独有偶,云际山三清宫下方,在“詹金圃茶庄”遗址内有一泓水质非常好的古老名泉,古时候就叫“陆羽泉”,相传为茶圣陆羽所凿。关于“陆羽泉”的美妙,有两首古诗描述得更为淋漓尽致,一是明代的建宁府知府刘玙的《陆羽泉》“旋题茶品著茶经,云际山泉自旁名。石鼎雪翻新火活,翠烟风扬落花轻。小瓶分出看犹冽,大碗吞来味独清。我亦平生有斯癖,欲将遗诀问先生。” 这首诗写烹茶的情景和品茶的享受,特别想向著《茶经》的陆羽请教饮茶的秘诀。
第十座里程碑:当代台湾郑振铎、日本赤昭多佳等海内外专家,频繁到到访北苑,探寻茶祖。
1990年9月,台湾吴振铎教授在获悉青心乌龙的亲缘祖树已发现的消息,便亲率台湾茶叶界专家、学者、教授考察团一行14人,专程来到建瓯,对东峰桂林村进行实地考察,经专家反复对比、研究、分析、讨论及访问当地老茶农,证实了东峰桂林那片有100多年历史的矮脚乌龙茶树,就是台湾当家品种“青心乌龙”茶的亲缘茶树,而桂林村是台湾青心乌龙茶树的故乡!现在我们知道了,在清代,被台湾青年林凤池引种至台湾的乌龙茶种就是来自建瓯的北苑。
北苑的声誉正日益扩大,倍受各界关注。中国茶叶界泰斗张天福、骆少君等都曾到访北苑。茶界泰斗张天福说:“建瓯是老茶区,前途非常远大,水仙茶是茶中极品,在福建众多名茶中出类拔萃,独树一帜。”全国著名茶专家骆少君也说:“建瓯茶叶,历史最早,文化底蕴深厚,不管是矮脚乌龙茶还是水仙茶,我们都觉得是一种很好的茶叶,它不烈、味道很醇和,香气很丰韵。”
1993年10月,日本东京茶道资料馆茶艺部长、著名茶道专家赤治多佳女士;日本东京博物馆副馆长、著名的茶史专家林屋睛三等也先后到访北苑御茶园遗址。
现在每年都有上十批次的中外专家学者,慕名前来参观考察。国家文物局委托福建省博物馆先后于1994、1995年二次对北苑遗址进行考古性挖掘,证实当今建瓯市东峰镇的焙前村,正是声名显赫的宋代北苑御茶园遗址。北苑御茶园遗址的发现为我国乃至世界茶史研究,提供了有力佐证。2006年,北苑御茶遗址已列为第六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苑茶史天下绝”,绝就绝在两千年的漫漫长路上,北苑御茶不仅在中国茶史上独步了458年,更重要的是灿烂辉煌过后的北苑御茶没有沉寂,没有殒灭,而是一次次地“凤凰涅磐,浴火重生”。这是中国乃至世界茶史上最令人震撼的神话。
——明初,朱元璋罢造北苑御茶,没能让她沉寂;到了清末民初,北苑御茶在巴拿马捧回了金杯。抗战期间,战争的烽火也没能让她殒灭;到了20世纪80年代,建瓯茶业又站了起来,成为闽北乌龙茶的精制中心,在中国茶叶的星空上闪耀永不褪色的光芒。
——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大潮里,福建的铁观音和大红袍先后登场。小睡了20年后的北苑御茶,正在睁开双眼,她能否第三次浴火重生,世人正拭目以待!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