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论坛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龙茶传奇——北苑茶事天下绝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引子:北苑茶事
“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建州太守周绛的这句茶诗清楚地点明了最适宜种茶的地方是建州(即今建瓯),而建州最好的茶出自北苑。早在唐末五代之际,建州北苑的凤凰山一带就被设立为皇家的御茶园,之后延续了六朝42帝458年,是中国茶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御茶之乡。当地的茶农不仅在栽种、采摘、制作上有一整套严谨的管理程序,并且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形成了富有情趣、充满传奇、独具特色的茶俗、茶趣等,为世界茶史留下了宝贵的茶事文化遗产。
那么北苑的茶俗、茶趣到底有何不凡之处?下面就让我为大家细说北苑御茶四大茶俗、四大茶趣及中国水仙茶和乌龙茶之乡的无限魅力。
一、什么是北苑御茶的“四大茶俗”?
建茶历史悠久,在漫长的岁月中,建瓯茶乡形成了许多充满乡土色彩的茶俗、茶趣,比如,茗战、研茶、点茶、喊山、开畲、候茶、采青、祭茶神等生产习俗,特别是茗战、喊山、开畲、祭茶神等四大习俗特别有代表性。茗战和祭茶神我们另有专题细说,这里则重点介绍四大茶俗的喊山和开畲。
首先,给大家谈谈北苑四大茶俗中最奇特的采茶习俗——“喊山”
“喊山”是建瓯民间特有的一种采茶季节的生产风俗。建瓯历史上的北苑御茶园,为了使御茶生产先声夺人、提早开春,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开春仪式,即每年在早春惊蛰之前“调民数千,鼓噪山傍,以达阳光”,民间俗称“喊山”。
欧阳修在《尝新茶呈圣俞》诗里,描绘了建安凤凰山采茶时击鼓喊山呼泉催芽的情景:“夜间击鼓满山谷,千人助叫声喊芽!”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中也说:北苑御茶园常在惊蛰后一、二日,新茶嫩芽出一枪一旗时,建安凤凰山半夜便响起了击鼓声,征招和雇来的采茶男女手持进山牌,验点进到茶垅,就得合着鼓声“呀呀”叫喊,广袤几十里,一片喊山声,露水也会震落。
上述这种壮观场面,充分显示了御茶园的气派。至于是否真能起到呼泉催芽作用,谁也不知道。据当地茶农说:喊山习俗解放前还有,不过没有书上说的那么气派,主要是为了图个吉利,驱赶长虫。蛇,当地人叫长虫,现在有些年长者仍是这样叫。如今山上草蛇少之又少,喊山之俗也就逐渐淡化了。
其次,我们来简要地谈谈北苑四大茶俗中最不为人知,但技术含量却最高的生产习俗——“开畲”
 “开畲”是建瓯民间特有的又一种茶叶生产风俗。建瓯民间传统的茶叶耕作管理主要采取茶与杉、竹、油茶轮作或间作的形式,仲春及夏秋之交各锄草一次,秋天深挖一次。秋天的深挖,即在每次采摘结束之后“掘松泥土,以舒其根”,俗称“开畲”。
二、什么是北苑御茶的“四大茶趣”?
建瓯市东峰镇的凤凰山,自唐末五代之际列为皇家御茶园,经丁谓和蔡襄首创大小龙凤团茶,在中国茶史上,独占鳌头458年,辉煌了458年。从这458年北苑御茶的前世今生里头,我们知道北苑龙凤团茶来自民间,最后还是回到了民间,这期间又发生了不知多少鲜为人知、令人荡气回肠的盛事、逸事和趣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探寻这些在时光隧道中似曾远去,又仿佛就在眼前的奇闻趣事吧。
北苑四大茶趣之一:欧阳修致斋得茶
欧阳修在他官居枢密副使(相当于副宰相)时,为蔡襄的《茶录》写过一篇《龙茶录后序》,文章中写到(白话译文):“茶是天地万物的精华,而小团又是其中精华的精华,她是由蔡襄首创的。宋仁宗对小团特别珍惜,虽为辅相之臣,都不容易得到恩赐。只有一次南郊大礼,致斋之夕,政治局、国务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八家平分而归,各得约两钱,不敢碾试,藏以为宝,有佳宾来访,也就是拿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而已。直到嘉祐七年,我在国务院供职二十多年,终于得赐一饼。每次捧在手上把玩,激动得禁不住泪流满面。小团究竟有多么珍贵,由此便可见一斑了。”
欧阳修视龙凤团茶如此之珍贵,自然也极端钟爱,而且在一些赞美诗中可看出他对北苑御茶的采制、烹点似乎也颇有研究。欧阳修的诗中有如:“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我看龙团古苍壁,九龙泉深一百尺。凭君汲井试烹之,不是人间香味色。”
欧阳修退居林下以后尤爱茶,在一首诗里他说:“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建溪苦远虽不到,自少尝见闽人夸。”而一讲到茶,他总是念念不忘建茶中的龙凤团,在他的《归田录》里,回忆道:“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小团,凡二十饼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每因南郊致斋,中书枢密各赐一饼,……宫人往往缕金花于其上,盖其贵重如此。”由此可见他在临终之际,对稀世珍品的龙凤团茶仍念念不忘,钟情如初。
北苑的四大茶趣之二:郑可简造茶得官
宋人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等书记载说:宋徽宗嗜茶,宫廷斗茶之风盛行。为了满足对茶的奢侈之需,各地进献的茶品大增,数目日多,制作日精,而徽宗则对贡茶有功者重加禄用。
宣和二年(1120年),漕臣郑可简创制成银丝冰芽御茶,做成方寸大小,由于这种团茶色白如雪,所以取名“龙团胜雪”,也有文献称“龙园胜雪”。郑可简因此倍受宠幸,官升至右文殿修撰、福建路转运使,专营“肥缺”。
郑可简有位侄子叫千里,受叔伯之命,不远万里到各地钻山窜谷,搜集名茶。终于有一天,千里访得一种叫“朱草”的名茶。
郑可简听说侄子新获名茶“朱草”,便指使自己儿子郑待问巧取豪夺了“朱草”,进献宫中。果然,郑待问也因献茶有功而赢得了乌纱帽。
当时有人讥讽他俩说:“父贵因茶白,儿荣为草朱。”
而千里因被夺走了“朱草”心存嫉恨,经常在众人面前喋喋不休,痛骂郑家父子心黑手辣,毫无亲友之情义。
有一天,郑待问得官荣回故里,大宴宾客以示庆贺,亲朋好友都到了,众人皆向他称赞、道喜。酒席宴上,郑待问酒酣耳热,东风自得,洋洋自喜道: “一门侥幸。”
这时,宴席中突然冒出一个愤愤不平的声音:“千里埋冤。”
众人闻声只好含含糊糊打圆场说:“这句话对得真是工整,妙!”
虽说郑可简父子为得官巧取豪夺、不顾亲情,这种行为有失厚道,但他在推动北苑御茶走向精品化的进程上,还是做出了重要贡献。
北苑四大茶趣之三:蔡襄别茶
蔡襄在担任福建路转运使期间,通过制作小龙凤团茶,练就了一手品茶的本领,能辨别茶的品种、味道与优劣。
据宋代学者彭乘的《墨客挥犀》记载,有一次返乡归隐的蔡叶丞邀请蔡襄到家中做客,蔡襄刚落座不久,蔡叶丞的另一旧友也来访。侍童在下房烹小龙凤团茶时闻知又来了位客人,急得束手无策。因为家里仅有的两块小龙凤团茶都烹上了,恰好每人一茶瓯。现在又多出一位客人,可怎么办呢?考虑再三,他就掰了块大龙凤团茶一起烹煎。烹好后端给主人和两位客人,心里还为自己的“高招”暗暗自喜。不料蔡襄在侍童端上茶瓯时就觉得茶的气味不对,呷了一口发现其中掺杂有大龙凤团茶的特质,蔡襄便问道:“为什么要将大小龙凤团茶合在一起烹煎呢?”
蔡叶丞是位有身份、好面子的人,听到蔡襄的问话,既吃惊又觉得有失面子,就唤回侍童问明缘由。侍童只好原原本本地说清了真相,蔡叶丞原谅了侍童,却对蔡襄辨茶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随即向蔡襄请教是怎样分辨出大小龙凤团茶的差别呢?蔡襄说:“我要是吃不透大龙凤团茶的特性,怎能研制出小龙凤团茶呢?若是二者只有八饼一斤和二十饼一斤的差别,皇上会如此青睐小龙凤茶团茶吗?”几句话说得在座的人无不伸出大拇指,对蔡襄表示敬佩。
蔡襄品茶、辨茶在宋代是很有名气的。在建州的能仁寺的院里,一棵茶生长在石缝中间。它产的茶叶被称作“石岩白”,是一种稀有的优质茶的品种。寺内和尚仿照龙凤团茶的制法,制作了八饼团茶。分别馈赠给漕运使蔡襄和京师的朝臣王禹玉。一年后蔡襄调任吏部侍郎,在蔡襄去拜访王禹玉时,王禹玉知道蔡襄的辨茶、品茶闻名遐迩,不敢怠慢,就命人以最好的茶——“石岩白”来招待他。蔡襄端起茶瓯先闻了闻茶的香气,然后说:“您怎么会有能仁寺的‘石岩白’?”王禹玉说:“真不愧是‘茶博士’呀,什么茶都瞒不过你。”对蔡襄的佩服真是溢于言表。
北苑四大茶趣之四是福全分茶。因为在《北苑茶艺天下绝》一讲已有精彩讲述,这里就从略了。
三、为什么说建瓯北苑是“中国水仙茶之乡”?
相传,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瓯宁县(即今建瓯)的禾义里大湖有个大坪山,此山岩石较多,山上有个祝桃仙洞。西墘厂某甲是种茶的,有一天,他上山砍柴,在祝桃仙洞前,发现一棵树长得很象茶树,并且很香,他就把这棵树移栽到自家茶园中。等到长成后,把叶子采来,按照制茶的方法制作后,果然奇香无比,赛过其它茶香。但是,这棵树只开花不结子,没办法繁殖,他开始时用插木法栽种,但成活率不高。后来因为他茶园的围墙倒塌,把这棵茶树压倒了却长出了许多棵茶树,他自此懂得了栽种之法,之后,这种茶树广为传播,瓯宁县附近的几个县,到处都有栽种这种茶树。
因这棵茶树原来是野生在祝仙洞前的,西墘厂某甲就把它取名为“祝仙”,又因当地“祝”与“水”同音,于是 “水仙”就此叫开了。这就是“祝仙洞里住祝仙,洞前香木是仙茶”的传说。
佐证一:据《嘉靖建宁府志》记载 唐乾符年间(874—879年),建州(今建瓯)已普遍种茶。李频到建州当刺史时,社会治安很乱,是李频治理有方,使社会安定,各业兴起。李频死后,其幕客曹松(晚唐诗人)无意仕途,回到家乡海南西樵山,从建州带去茶籽回乡播种,把建州的种茶制茶技术传授给乡人,成为广东境内最早发展起来的茶区,出产名品“西樵云雾茶”。
佐证二:据四川《万源县志》记载 北宋元符三年(1099年),四川省万源县王雅父子移栽“建溪绿茗”于古社坪,并于大观三年(1110年)立碑记载此事,碑碣现为万源县的珍贵文物。
佐证三:据福建《漳平县志》记载 漳平在元朝已有种茶,明清时已有制茶的作坊。全县茶叶品种繁多,以乌龙茶产量最多,其中以水仙茶叶最著名。漳平水仙茶是由原宁洋县邓观金从建瓯水吉引种而来。先在双洋中村栽培,现在南洋乡各村(主产在北寮、梧溪、营仑等村)、新桥镇新桥、珍坂和溪南、象湖等地都有发展栽培。
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闽北乌龙茶、水仙茶、武夷岩茶、正山小种等茶叶精制,一直都在建瓯茶厂生产加工。各地茶农、茶厂,到了生产季节,全都纷纷将各自收购的茶叶半成品运往建瓯精制为成品茶,建瓯是闽北茶叶的传统精制中心。
建瓯现为全国最大的闽北水仙茶产地,水仙茶及其产品现在仍然是建瓯当地最大宗的茶叶品种,名扬海内外。又因境内南区地多为小砂砾土,多种水仙,所产之茶香味清远,故有“南路水仙”之称。
水仙茶品质优异,清宣统二年(1910年)南洋第一勤业会上,建瓯金圃、泉(永)圃、芳星等庄号茶品获金奖;民国3年(1914年)巴拿马展览品赛会上,建瓯詹金圃茶庄的水仙茶获金奖。现今在城南云际山还有该茶庄遗留下的30多株一百多年的高大水仙茶树。2010年,本届上海世博会今已传来喜讯,建瓯北苑御茶研究所等多家企业单位选送的水仙茶等荣获五枚金奖。
四、为什么说建瓯北苑是“中国乌龙茶之乡”?
证据一:建瓯有最早的乌龙茶加工技术的文献史料。
在民国版的《建瓯县志·实业卷》大篇幅记载了建瓯茶事,其中专述了乌龙茶生产技术,包括园地选择、茶园管理、鲜叶采摘、初制加工、茶具设施、工艺标准等。可以说,该史料对生产高品质乌龙茶具有以下五方面的意义和价值,具体包括:理论全面、工艺精湛、技术成熟、经验丰富、操作性强,至今仍有很高的借鉴价值,可与当代的茶叶专业技术文献相媲美。同时还完整记录了当时乌龙茶初制的9道工序,与现在闽北乌龙茶制法基本相同,但更为精细讲究。现在闽北乌龙茶初制基本上没有复炒工艺,初制过程不拣茶,少有密室静置,在很多工艺方面甚至有“今不如昔”之感。
证据二:茶界大师庄晚芳对乌龙茶起源也早有定论。
庄晚芬先生认为:“(建瓯)北苑茶为乌龙茶的前身是有科学根据的”,他说“如照一般常识来说,压制成团饼之前的原料,来自茶树的新梢……要采得一筐的鲜叶,要经过一天的时间,叶子在筐子里摇荡积压,到晚上才能开始蒸制,这种经过积压的原料就无形的发生了部分红变,究其实质已属于半发酵了,也就是所谓乌龙茶的范畴”。进而庄晚芳先生认为,北宋时期,原产于建瓯的北苑上品龙茶,从“制法、饮茶和内容来分析,其性质属于半发酵的乌龙茶。
证据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以龙为尊的心理是乌龙茶命名的最初动因。
建瓯早在北宋出产的北苑御茶龙团凤饼,不但制茶精细,而且茶的命名是非常讲究的,其中以“龙”命名的尤其多。据《北苑别录》记载,建安(今建瓯)北苑御茶的茶品,当时有三十多个品名,冠以“龙”字的有“龙焙贡新”、“龙焙试新”、“龙团胜雪”、“万寿龙芽”、“龙凤英华”、“瑞云翔龙”、“龙苑报春”、“小龙”、“大龙”等,这些御茶当时都统称为“龙茶”。新创制的半发酵茶品,也称“乌龙茶”是很自然的事,也只有“龙焙”的北苑才有资格称龙茶,新的茶品条形也确实象条龙,又“龙”的颜色乌黑,就有了“乌龙茶”的名称。
此外,在闽北乌龙茶家族里面,矮脚乌龙茶是建瓯当地茶乡流传下来的一个特色茶种,并已流传省内外。现在东峰镇桂林村尚保存有一片树龄在150年以上的矮脚乌龙茶园。据台湾茶界泰斗吴振铎教授考证,为当今台湾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清心乌龙”和“冻顶乌龙”的祖树。
结束语:北苑茶事天下绝,在这么多的茶事中,让北苑御茶名满天下的最大魅力是什么呢?
我把她提炼为以下2点:
一是发端。斗茶发端于北苑;茶神发端于北苑;水仙茶发端于北苑;乌龙茶发端于北苑;在中国茶史上,不知有多少神奇故事,最终源头都归结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建瓯的北苑御茶园!
二是传奇。欧阳修致斋得茶、郑可简造茶得官、蔡襄别茶、福全分茶……这一件件奇闻逸事,都有一个共同的属性,那就是传奇!令人咋舌的故事传奇,刺激和震撼着人们的味觉、视觉、听觉等所有感官,让人为之心醉神迷、心驰神往!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