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茶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茶录》宋_蔡襄_撰


 
 
作者及传世版本
 
 

    蔡襄(1012一1067),字君谟,兴化仙游(今福建省仙游县)人,一作甫田人。生于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壬子,仁宗天圣八年(1030)举进士,为西京留守推官、馆阁校勘。庆历三年(1043)知谏院,四年,进直史馆、同修起居注,以母老求知福州,七年,改福建路转运使。皇祜三年(1051),以右正言、同修起居注召返京城,九月抵京。四年,迁起居舍人,知制诰,兼判流内铨。至和元年(1054),迁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三年,以枢密直学士知泉州,后改知福州,嘉祐三年(1058)再改知泉州。五年,召为翰林学士、三司使。英宗即位后,于治平二年(1065)以端明殿学士知杭州,治平四年卒,年五十六。深得仁宗宠爱,“君谟”二字便是皇祐五年仁宗亲书所赐,至南宗孝宗乾道中赐谥曰“忠惠”。工书法,长于小楷,有“羲献以下一人”之说,为“宋四大家”之一。后人辑其著作为《蔡忠惠集》。事迹见《欧阳文忠公集》卷三五《端明殿学士蔡公墓志铭》,《宋史》卷三二〇有传。
 
    蔡襄本是福建人,嗜茶,习知茶事。庆历中任福建转运使时,在建州北苑官焙监造小龙团茶十斤以进,次年被旨“号为上品龙茶”,以为岁贡。襄作《北苑十咏》诗记录了他于第二年“自采掇时入山,至贡举毕"勤于贡举职事的情况。皇祐三年(1051)被诏返京任职同事修起居注,在与仁宗皇帝陛对时,仁宗再次夸赞蔡襄任福建转运使日,“所进上品龙茶最为精好”,蔡襄退朝后想到“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丁谓《茶图》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遂将建茶烹试诸事写成《茶录》二篇,上篇论茶,下篇论茶器,进呈仁宗御览。《茶录》写于皇祐三年(1051)十一月,因蔡襄于本年十一月十一日《与彦献学士书》有曰:“近登陛,首问圆小茗造作之因,殊称珍好”,与《茶录》序中所言事同,则撰进《茶录》当在此月。
 
    《郡斋读书志》、《文献通考》和陈第世善堂藏书目录、陆廷灿《续茶经》等都作《试茶录》二卷,《宋史》艺文志作《茶录》一卷,其他书籍中著录亦有作一卷、二卷、三卷之异。按襄自序称“《茶录》二篇”,可见“试"字是后来误增,而卷数当为二卷。因为蔡襄自撰《茶录》前序又是其《进〈茶录〉表》,宋谢维新《古今事类合璧备要》、明方以智《通雅》、明顾元起《说略》等书则有以《进茶录》称呼此书者,而陆廷灿《续茶经》又误以为蔡襄另有《进茶录》一书。
 
    至和三年(1056)蔡襄再知福州时,《茶录》手稿被手下的掌书记偷去,知怀安县樊纪购得之,刊勒行于好事者,但错讹较多。至治平元年(1064),蔡襄重新用小楷抄录全书和新撰后序,刻石存传。《茶录》是蔡襄的代表性书法作品之一,为《宣和书谱》卷六著录:“襄游戏茗事间,有前后《茶录》,复有《荔枝谱》,世人摹之石,自珍其书,以谓有翔龙舞凤之势,识者不以为过,而复推为本朝第一也。”
 
    《茶录》是宋代现存的最早的茶书之一,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此书在写成后于当时就流传甚广,影响很大,就像他首造小龙小凤茶开了建安北苑贡茶日益精细的先河一样,蔡襄的《茶录》也成为此后众多茶书描摹的范本。
 
    而关于宋及以后人对蔡襄贡小龙团茶及撰书《茶录》的批评,清四库全书馆臣在《茶录》的提要中有很好的辩驳:
 
    费衮《梁溪漫志》载有陈东此书跋曰:“余闻之先生长者,君谟初为闽漕,出意造密云小团为贡物,富郑公闻之叹曰:此仆妾爱其主之事耳,不意君谟亦复为此。余时为儿,闻此语亦知感慕。及见《茶录》石本,惜君谟不移此笔书《旅獒》一篇以进。”云云。案《北苑贡茶录》称:“太平兴国中特置龙凤模造团茶”,则团茶乃正供之土贡。《苕溪渔隐丛话》称:“北苑官焙,漕司岁贡为上”,则造茶乃转运使之职掌,褒特精其制,是亦修举官政之一端。东所述富弼之言,未免操之已蹙《群芳谱》亦載是语,而以为出欧阳修。观修所作《龙茶录后序》即述襄造小团茶事,无一贬词,知其语出于依托,安知富弼之言不出依托耶?此殆皆因苏轼诗中有“前丁后蔡”、“致养口体”之语,而附会其说,非事实也。况造茶自庆历中事,进录自皇祐中事,襄本闽人,不过文人好事,夸饰土产之结习。必欲加以深文,则钱惟演之贡姚黄花,亦为轼诗所讥,欧阳修作《牡丹谱》将并责以“惜不移此笔注《大学》、《中庸》乎?”东所云云,所谓言之有故、执之成理,而实非通方之论者也。
 
    蔡襄自己不止一次书写过《茶录》,在宋代时便有自书墨本、石刻本、绢写本流行,传今刊本有:(1)宋治平元年自书墨本石刻拓本;(2)宋咸淳刊百川学海本;(3)明朱祐宾《茶谱》本;(4)明万历乙卯(四十三年,1615)南州朱谋玮等重刊《宋端明殿学士蔡忠惠公文集》四十卷本;(5)注阆源藏旧钞本《蔡端明文集》三十六卷本;(6)明无锡华埕刊景弘治《百川学海》壬集本;(7)明喻政《茶书》本;(8)明胡文焕百家名书本;(9)明末叶坊刻景刊咸淳《百川学海》辛集本;(10)明宋珏《古香斋宝藏蔡帖》卷二蔡襄手书绢本刻印拓本;(11)宛委山堂说郛本;(12)冯梦龙明刊《五朝小说》本;(13)五朝小说大观宋人百家小说琐记家本;(14)文房奇书本(误作《茶谱》一卷);(15)涵芬楼说郛本;(16)格致丛书本;(17)明佚名辑,清康熙刻本;(18)《饮膳六种》传钞钱氏述古堂旧藏本;(19)后四十家小说本;(20)明末《茶书》十四种刻本;(21)清《茶书》七种钞本;(22)清古今图书集成本;(23)四库全书(子部)本;(24)清佚名编《郛剩》光绪刻本;(25)民国丛书集成本(据百川学海本排印);(26)民国陶氏涉园景刊宋咸淳百川学海辛集本。此外,宋祝穆《古今事文类聚》、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清倪涛《六艺之一录》、四库全书(集部)《端明集》中均有著录,清陆廷灿《续茶经》中多有引录。另有元方时所书伪真迹本(今藏故宫博物院),曹宝麟《中国书法全集·蔡襄卷》考之为伪作证据确切。
 
    序跋有自序(又称《进〈茶录〉表》),治平元年后序,治平元年欧阳修后序、跋,宋杨时、李光、刘克庄,元倪瓒跋等。
 
本书采用治平元年自书墨本石刻拓本作底本,参校其他诸本并陆廷灿《续茶经》引文。(《中国古代茶书集成》-上海文化出版社,2010)
 
 
 
  
 

 
    朝奉郎、右正言、同修起居注1臣蔡襄上进:
 
    臣前因奏事,伏蒙陛下谕,臣先任福建转运使日2,所进上品龙茶3,最为精好。臣退念草木之微,首辱陛下知②鉴,若处之得地,则能尽其材。昔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丁谓《茶图》4,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臣辄条数事,简而易明,勒成二篇,名曰《茶录》。伏惟清闲之宴,或赐观采,臣不胜惶惧荣幸之至。谨序。
 
 
上篇论茶
 

    茶色贵白,而饼茶多以珍膏油(去声)④其面,故有青黄紫黑之异。善别茶者,正如相工之视人气色也,隐然察之于内。以肉理润者为上,既已未之,黄白者受水昏重,青白者受水鲜明,故建安人斗试5,以青白胜黄白。
 

    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6,欲助其香。建安民间试茶,皆不入香,恐夺其真。若烹点之际,又杂珍果香草,其夺益甚。正当不用。
  

 
    茶味主于甘滑,唯北苑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隔溪诸山,虽及时加意制作,色、味皆重,莫能及也。又有水泉不甘,能损茶味,前世之论水品者以此。
 
藏茶
 
    茶宜蒻叶7而畏香药,喜温燥而忌湿冷。故收藏之家,以蒻叶封裹入焙中,两三日一次,用火常如人体温温,则御湿润。若火多,则茶焦不可食。
 
炙茶
 
    茶或经年,则香、色、味皆陈。于净器中以沸汤渍之,刮去膏油一两重乃止,以钤钳之8,微火炙干,然后碎碾。若当年新茶,则不用此说。
 
碾茶
 
    碾茶,先以净纸密裹椎碎,然后熟碾。其大要,旋碾则色白,或经宿,则色已昏矣。
 
罗茶
 
    罗细则茶浮,粗则水⑤浮。
 
候汤
 
    候汤最难,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况瓶中煮之,不可辩,故曰候汤最难。
 
熁9盏
 
    凡欲点茶。先须熁盏令热,冷则茶不浮。
 
点茶
 
    茶少汤多,则云脚散10;汤少茶多,则粥面聚11。(建人谓之云脚粥面⑥。)
 
    钞茶一钱匕12,先注汤,调令极匀,又添注之,环回击拂。汤上盏,可四分则止,视其面色鲜白⑦、著盏无水痕为绝佳。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耐久者为胜,故较胜负之说,曰相去一水、两水。
 
下篇论茶器
 
茶焙
 
    茶焙,编竹为之,裹⑨以蒻叶。盖其上,以收火也;隔其中,以有容也。纳火其下,去茶⑩尺许,常温温然⑪,所以养茶色香味也。
 
茶笼
 
    茶不入焙者,宜密封,裹以蒻,笼盛之,置高处,不近湿气。
 
砧椎
 
    砧椎,盖以砧茶。砧以木为之,椎或金或铁,取于便用。
 
茶钤
 
    茶钤,屈金铁为之,用以炙茶。
 
茶碾
 
    茶碾,以银或铁为之。黄金性柔,铜及鍮⑫石皆能生鉎13,不入用。
 
茶罗
 
    茶罗以绝细为佳,罗底用蜀东川鹅溪14画绢之密者,投汤中揉洗以幂15之。
 
茶盏
 
    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⑬造者,绀16黑,纹如兔毫,其坯⑭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茶匙
 
    茶匙要重,击拂有力。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为之。竹者轻,建茶不取。
 
汤瓶
 
    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
 
后序⑮
 
    臣皇祐中修起居注,奏事仁宗皇帝,屡承天问,以建安贡茶并所以试茶之状。臣谓论茶虽禁中语,无事于密,造《茶录》二篇上进。后知福州17,为掌书记18窃去藏稿,不复能记⑯。知怀安县樊纪购得之,遂以刊勒,行于好事者。然多舛谬。臣追念先帝顾遇之恩,揽本流涕,辄加正定,书之〔于石,以永其传〕⑰。治平元年五月二十六日,三司使、给事中臣蔡襄谨记。19
 
附录:《茶录》题跋
 
一、〔宋〕欧阳修   龙茶录后序
 
    茶为物之至精,而小团又其精者,录叙所谓上品龙茶者是也。盖自君谟始造而岁贡焉。仁宗尤所珍惜,虽辅相之臣未尝辄赐。惟南郊大礼致斋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剪金为龙凤花草贴其上。两府八家分割以归,不敢碾试,但家藏以为宝,时有佳客,出而传玩尔。至嘉祐七年,亲享明堂,斋夕,始人赐一饼。余亦忝预,至今藏之。余自以谏官供奉仗内,至登二府,二十余年,才一获赐。而丹成龙驾,舐鼎莫及,每一捧玩,清血交零而已。因君谟著录,辄附于后,庶知小团自君谟始,而可贵如此。治平甲辰七月丁丑,庐陵欧阳修书还公期书室。(见欧阳修《欧阳修全集》卷六五)
 
二、〔宋〕欧阳修   跋《茶录》
 
    善为书者,以真楷为难,而真楷又以小字为难。羲、献以来,遗迹见于今者多矣,小楷惟《乐毅论》一篇而已,今世俗所传出故高绅学士家最为真本,而断裂之余,仅存百余字尔。此外吾家率更所书《温彦博墓铭》亦为绝笔,率更书,世固不少,而小字亦止此而已,以此见前人于小楷难工,而传于世者少而难得也。
 
    君谟小字新出而传者二,《集古录目序》横逸飘发,而《茶录》劲实端严,为体虽殊,而各极其妙。盖学之至者,意之所到,必造其精。予非知书者,以接君谟之论久,故亦粗识其一二焉。治平甲辰。(见《欧阳修全集》卷七三)
 
三、〔宋〕陈东   跋蔡君谟《茶录》
 
    余闻之先生长者,君谟初为闽漕时,出意造密云小团为贡物,富郑公闻之,叹日:“此仆妾爱其主之事耳,不意君谟亦复为此!”余时为儿,闻此语,亦知感慕。及见《茶录》石本,惜君谟不移此笔书《旅獒》一篇以进。(费衮《梁溪漫志》卷八〈陈少阳遗文〉)
 
 
四、〔宋〕李光   跋蔡君谟《茶录》
 
    蔡公自本朝第一等人,非独字画也。然玩意草木,开贡献之门,使远民被患,议者不能无遗恨于斯。(见李光《庄简集》卷一七)
 
五、〔宋〕杨时跋
 
    端明蔡公《茶录》一篇,欧阳文忠公所题也。二公齐名一时,皆足垂世传后。端明又以翰墨擅天下,片言寸简,落笔人争藏之,以为宝玩。况盈轴之多而兼有二公之手泽乎?览之弥日不能释手,用书于其后。政和丙申夏四月延平杨时书。
 
六、〔宋〕刘克庄题跋
 
    余所见《茶录》凡数本,暮年乃得见绢本,见非自喜作此,亦如右军之于禊帖,屡书不一书乎?公吏事尤高,发奸摘伏如神,而掌书吏辄窃公藏稿,不加罪亦不穷治,意此吏有萧翼之癖20,与其他作奸犯科者不同耶?可发千古一笑。淳祐壬子十月望日,后村刘克庄书,时年六十有二。
 
七、〔元〕倪瓒题跋
 
蔡公书法真有六朝唐人风,粹然如琢玉。米老虽追踪晋人绝轨,其气象怒张,如子路未见夫子时,难与比伦也。辛亥三月九日,倪瓒题。(见明张丑《真迹日录》卷二)


 
 

 
 
1、朝奉郎:官名,北宋前期为正六品以上文散官。右正言:官名,北宋太宗端拱元年(988),改左、右拾遗为左、右正言,八品。其后多居外任,或兼领别司,不专任谏诤之职。仁宗明道元年(1032)置谏院后,非特旨供职者不预规谏之事。蔡襄庆历四年以右正言直史馆出知福州。修起居注:官名,宋初,置起居院,以三馆、秘阁校理以上官充任,掌记录皇帝言行,称修起居注。蔡裏于庆历三年以秘书丞集贤校理兼修起居注,皇祐三年复修起居注。
 
2、指蔡襄庆历七年(1047)自首次知福州改福建路转运使事。
 
3、上品龙茶:指蔡襄刻意精细加工制作的小龙团茶。
 
4、丁谓:于宋太宗至道(995一997)年间任福建路转运使,摄北苑茶事。《茶图》:《郡斋读书志》载其曾作《建安茶录》,“图绘器具,及叙采制入贡方式”,不知与《茶图》是否为一书。
 
5、斗试:斗茶。唐冯挚《记事珠》:“建人谓斗茶为茗战。”
 
6、龙脑和膏:龙脑,从龙脑树树液中提取出来的香料;膏,此处指经过蒸压研茶后留下的茶体。
 
7、蒻:嫩的香蒲叶。
 
8、以钤钳之:宋代用金属制的“钤子”炙茶,唐代则还有用竹制夹子炙茶者,以其能益茶味。见陆羽《茶经·四之器·夹》。
 
9、熁:熏烤,熏蒸。
 
10、云脚散:点好之后的茶汤就会像云的末端一样散漫。
 
11、粥面聚:点好之后的茶汤就会像粥的表面一样黏稠、凝结。
 
12、匕:勺、匙类取食用具。这里指量取茶末的用具。
 
13、鉎:铁锈。
 
14、鹅溪:地名,在四川盐亭西北,以产绢著名,唐时即为贡品。
 
15、幂:覆也,盖食巾。
 
16、绀:天青色,深青透红之色。
 
17、后知福州:指蔡襄至和三年(1056)再知福州事。
 
18、掌书记:宋代节度州厲官,与节度推官共掌本州节度使印,有关本州军事文书,与节度推官共签署、用印,协助长吏治本州事。
 
19、有关《茶录》的刻石及绢本情况,《福建通志》卷四五《古迹·建宁府瓯宁县石刻》“宋《茶录》”下注曰:“蔡襄注,上下篇论,并书嵌县学壁间。”《福州府志》作皇祐三年蔡襄书,怀安县令樊纪刊行。《刘后村集》:“余所见《茶录》凡数本,暮年乃见绢本,岂非自喜。此作亦如右军之禊帖,屡书不一书乎?”周亮工《闽小纪》上卷:“蔡忠惠《茶录》石刻,在瓯宁邑庠壁间,予五年前拓数纸寄所知,今漶漫不如前矣。”
 
20、萧翼之癖:萧翼为唐人,本名世翼。南朝梁元帝萧绎曾孙。太宗时为监察御史,充使取王羲之《兰亭序》真迹于越僧辨才,用计卒取其帖以归。
 

 
  

 
 
① 序:底本于题下作“并序”。
 
② 知:涵芬楼本为“之”。
 
③ 上篇论茶:宛委、集成、小说大观本为“茶论”。
 
④ 《忠惠集》无“去声”二字小注。查明版忠惠集。
 
⑤ 水:宛委本、集成及五朝小说大观本为“沫”。
 
⑥ 涵芬楼本无此小注。
 
⑦ 白:忠惠集本为“明”。
 
⑧ 下篇论茶器:宛委本、集成本及五朝小说大观本为“器论”。
 
⑨ 裹:底本及绢本写为“衷”,或为书家任意书写致误,按文意径改。
 
⑩ 茶:端明集本、忠惠集本为“叶”字。
 
⑪ 常温温然:底本及绢本皆无,而其他诸本皆有,今录存之。
⑫ 鍮:忠惠集本外诸本皆作“碖”按当为鍮。鍮石:黄铜。碖,音俞,一种次于玉的石头。这里说的是用金属所制的茶碾,所以当为“鍮”。
 
⑬ 所:涵芬楼本为“新”字。
 
⑭ 坯:底本当为“坯”。
 
⑮ 后序:底本、绢本、四库本无此二字,喻政茶书本、百家名书本为“茶录后序”。
 
⑯ 涵芬楼本于“记”后多一“之”字。
 
⑰ 于石,以永其传:底本无,据绢写本及流传诸本补。于:端明集本为“以”。以:端明集本为“得”。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