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茶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东溪试茶录》宋子安_撰

作者及传世版本


 


    宋子安,北宋人,明喻政万历刻《茶书》本称其为建安人,余不详。
 
    关于作者名及书名,均有不同说法。本书为之考订如下。
 
    作者名,宋刊百川学海本、《宋史·艺文志》作“宋子安”,而《郡斋读书志》衢本作“朱子安”,袁本作“宋子安”。明未刻佚名明人重辑一二〇种一五〇卷《百川学海》本、明喻政《茶书》本、明末刻佚名《茶书》十三种本、清抄本《茶书》七种十四卷本作者名亦皆作“朱子安”。按《四库全书总目》称:“百川学海为旧刻,且《宋史·艺文志》亦作‘宋子安’,则读书志为传写之讹也。”故作者名当为宋子安。书名《东溪试茶录》在《宋史·艺文志》中作《东溪茶录》,在明陶宗仪编清刊宛山堂本《说郛》及明末刻佚名《茶书》十三种中,均作《试茶录》。且后世茶书引录及其他书文中引用宋子安此书时,亦多有称《试茶录》者。按宋子安在书中自称“故曰《东溪试茶录》”,所以书名当为《东溪试茶录》。
 
    书中说:“近蔡公作《茶录》”,按蔡襄《茶录》作于皇祐(1049一1053)中,但未刊行;后稿被窃;知怀安县樊纪再得刊行,然多舛谬;襄遂校定书写,于治平元年(1064)刻石;治平四年襄卒,所以宋子安大概要在治平元年前后一二年间才能看到蔡襄《茶录》,则子安此书也必然是作于离治平元年不远。《文献通考》说:“其序谓:七闽至国朝,草木之异则产腊茶、荔子,人物之秀则产状头、宰相,皆前代所未有,以时而显,可谓美矣。然其草厚味,不宜多食,其人物多智,难于独任。亦地气之异云。”按传今诸本《东溪试茶录》都没有这一段序文,可见马端临著《文献通考》时所知的宋刊本已不存。
 
    主要刊本有:(1)宋咸淳(1265一1274)刊百川学海戊集本;(2)明翻宋百川本;(3)明弘治十四年(1501)华氏刊百川学海壬集本;(4)明嘉靖十五年(1536)郑氏宗文堂刻百川学海二十卷本;(5)明朱祐宾(?一1539)《茶谱》本;(6)明万历(1573一1620)胡氏文会堂刻《百家名书》本;(7)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喻政《茶书》本;(8)明陈仁锡重订明末刊百川学海本;(9)重编坊刊末明末刊百川学海一百四十四卷本;(10)明末刻明人佚名重辑百川学海一百五十卷本;(11)明末刻《茶书》十三种本;(12)清姚振宗辑《师石山房丛书》本(稿本);(13)格致丛书本;(14)清顺治三年(1646)李际期刻宛委山堂说郛本;(15)清古今图书集成本;(16)清四库全书本;(17)清抄本《茶书》七种本;(18)民国丛书集成本(言据百川学海本排印,但与景宋咸淳刊百川学海本不同);(19)民国(1927)陶氏涉园刊影宋百川学海本;(20)百部丛书集成本(台北艺文印书馆据陶氏涉园影宋咸淳左圭原刻百川学海本影印)。
 
    本书以陶氏涉园版影宋百川学海本为底本,参校他本。


 
原  文
 



 
    建首七闽1,山川特异,峻极回环,势绝如瓯。其阳多银铜,其阴孕铅铁,厥土赤坟2,厥植惟茶。会建而上,群峰益秀,迎抱相向,草木丛条,水多黄金,茶生其间,气味殊美。岂非山川重复,土地秀粹之气钟于是,而物得以宜欤?
 
    北苑西距建安3之洄溪二十里而近,东至东宫百里而遥。焙①名有三十六②,东宫其一也。过洄溪,逾东宫,则仅能成饼耳。独北苑连属诸山者最胜。北苑前枕溪流,北③涉数里,茶皆气弇然,色浊,味尤薄恶,况其远者乎?亦犹橘过淮为枳也。近蔡公4作《茶录》亦云:“隔溪诸山,虽及时加意制造,色味皆重矣。”
 
    今北苑焙,风气亦殊,先春朝隮5常雨,霁则雾露昏蒸6,昼午犹寒,故茶宜之。茶宜高山之阴,而喜日阳之早。自北苑凤山,南直苦竹园头,东南属张坑头,皆高远,先阳处,岁发常早,芽极肥乳7,非民间所比。次出壑源岭,高土沃④地,茶味甲于诸焙。丁谓亦云:“凤山高不百丈,无危峰绝崦,而岗阜环抱,气势柔秀,宜乎嘉植灵卉之所发也。”又以:“建安茶品,甲于天下,凝山川至灵之卉,天地⑤始和之气,尽此茶矣。”又论:“石乳,出壑岭断崖缺石之间,盖草木之仙骨。”丁谓之记录,建溪茶事详备矣。至于品载,止云“北苑壑源岭”,及总记“官私诸焙千三百三十六”耳。近蔡公亦云:“惟北苑凤凰山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故四方以建茶为目⑥,皆曰北苑。建人以近山所得,故谓之壑源。好者亦取壑源口南诸叶,皆云弥珍绝,传致之间,识者以色味品第,反以壑源为疑。
 
    今书所异者,从二公纪土地胜绝之目,具疏园陇百名之异,香味精粗之别,庶知茶于草木,为灵最矣,去亩步之间,别移其性。又以佛岭、叶源、沙溪附见,以质二焙8之美,故曰《东溪试茶录》。自东宫西溪,南焙、北苑皆不足品第,今略而不论。
 
 
总叙焙名   北苑诸焙,或还民间,或隶北苑,前书未尽,今始终其事。
 
    旧记:建安郡官焙三十有八,自南唐岁率六县民采造,大为民间所苦。我宋建隆(960年)以来,环北苑近焙,岁取上供,外焙俱还民间,而裁税之。至道(995—997年)年中,始分游坑、临江、汾常、西蒙洲、西小丰、大熟六焙,隶南剑9。又免五县茶民(徭役),专以建安一县民力裁足之。
 
    庆历中(1041—1048年),取苏口、曾坑、石坑、重院,还属北苑焉。又丁氏旧录云:“官私之焙,千三百三十有六”,而独记官焙三十二。东山之焙十有四:北苑龙焙一、乳桔内焙二、乳橘外焙三、重院四、壑岭五、谓⑦源六、范源七、苏口八、东宫九、石坑十、建溪10十一、香口十二、火梨十三、开山十四。南溪之焙十有二:下瞿一、蒙洲东二、汾东三、南溪四、斯源五、小香六、际会七、谢坑八、沙龙九、南乡十、中瞿十一、黄熟十二。西溪之焙四:慈善西一、慈善东二、慈惠三、船坑四。北山之焙二:慈善东⑧一、丰乐二。
 
 
北苑  曾坑、石坑附
 
    建溪之焙三十有二,北苑首其一,而园别为二十五,苦竹园头甲之,鼯鼠窠次之,张坑头又次之。
 
    苦竹园头,连属窠坑,在大山之北。园植北山之阳,大山多修木丛林,郁荫⑨相及。自焙口达源头五里,地远而益高,以园多苦竹,故名曰“苦竹”,以高远居众山之首,故曰园头。直西定山之隈,土石回向如窠,然南挟泉流,积阴之处而多飞鼠,故曰鼯鼠窠。其下曰小苦竹园。又西至于大园,绝山尾,疏竹蓊翳,昔多飞雉,故曰鸡薮窠。又南山壤园、麦园、言其土壤沃,宜麰麦11也。自青山曲折而北,岭势属如贯鱼,凡十有二,又隈曲如窠巢者九,其地利为九窠十二垅。隈深绝数里,曰庙坑,坑有山神祠焉。又焙南直东,岭极高峻,曰教练垅。东入张坑,南距苦竹带北,冈势横直,故曰坑。坑又北出凤凰山,其势中跱,如凤之首,两山相向,如凤之翼,因取象焉。凤凰山东南至于袁云垅,又南至于长坑,又南最高处曰张坑头,言昔有袁氏、张氏居于此,因名其地焉。出袁云之北,平下,故曰平园。绝岭之表,曰西际,其东为东际。焙东之山,萦纡如带,故曰带园。其中曰中历坑,东又曰马鞍山,又东黄淡12窠,谓山多黄淡也。绝东为林园,又南曰柢⑩园。
 
    又有苏口焙,与北苑不相属,昔有苏氏居之,其园别为四:其最高处曰曾坑,际上又曰尼园,又北曰官坑上园、下坑园⑪。庆历中,始入北苑。岁贡有曾坑上品一斤,丛出于此。曾坑山浅土薄,苗发多紫,复不肥乳,气味殊薄,今岁贡以苦竹园茶充之,而蔡公《茶录》亦不云曾坑者佳。又石坑者,涉溪东北,距焙仅一舍13,诸焙绝下。庆历中,分属北苑。园之别有十:一曰大番⑫,二曰石鸡望,三曰黄园,四曰石坑古焙,五曰重院,六曰彭坑,七曰莲湖,八曰严历,九曰乌石高,十曰高尾。山多古木修林,今为本焙取材之所。园焙岁久,今废不开。二焙非产茶之所,今附见之。
 
 
壑源   叶源附
 
    建安郡东望,北苑之南山,丛然而秀,高峙数百丈,如郛郭焉。民间所谓捍火山也。其绝顶⑬西南下,视建之地邑。民间谓之望州山。山起壑源口而西,周抱北苑之群山,迤逦南绝,其尾岿然,山阜高者为壑源头,言壑源岭山自此首也。大山南北,以限沙溪。其东曰壑,水之所出,水出山之南、东北,合为建溪。壑源口者,在北苑之东北,南径数里,有僧居,曰承天,有园。陇北税官山,其茶甘香特胜。近焙受水,则浑然色重,粥面无泽。道山之南,又西至于章历,章历西曰后坑,西曰连焙,南曰焙上⑭,又南曰新宅,又西曰岭根,言北山之根也。茶多植山之阳,其土赤埴,其茶香少而黄白。岭根有流泉,清浅可涉,涉泉而南,山势回曲,东去如钩,故其地谓之壑岭坑头,茶为胜。绝处又东,别为大窠坑头,至大窠为正壑岭,实为南山。土皆黑埴,茶生山阴,厥味甘香,厥色青白,及受水,则淳淳14光泽。民间谓之冷粥面,视其面,涣散如粟,虽去社,芽⑮叶过老,色益青明⑯,气益郁然,其止15,则苦去而甘至。民间谓之草木大而味大是也。他焙芽叶过⑰老,色益青浊,气益勃然,甘至⑱,则味去而苦留,为异矣。大窠之东,山势平尽,曰壑岭尾,茶生其间,色黄⑲而味多土气。绝大窠南山,其阳曰林杭,又西南曰壑岭根,其西曰壑岭头。道南山而东,曰穿栏焙,又东曰黄际。其北曰李坑,山渐平下,茶色黄而味短。自壑岭尾之东南,溪流缭绕,冈阜不相连附。极南,坞中曰长坑,逾岭⑳为叶源。又东为梁坑,而尽于下湖。叶源者,土赤多石,茶生其中,色多黄青,无粥面粟纹而颇明爽,复性重喜沉,为次也。
 
 
佛岭
 
    佛岭连接叶源、下湖之东,而在北苑之东南,隔壑源溪水。道自章阪(21)东际为丘坑,坑口西对壑源,亦曰壑口,其茶黄白而味短。东南曰曾坑今属北苑,其正东曰后历。曾坑之阳曰佛岭。又东至于张坑,又东曰李坑,又有埂头、后洋、苏池、苏源、郭源、南源、毕源、苦竹坑、岐头、槎头,皆周环佛岭之东南。茶少甘而多苦,色亦重浊。又有笪16音胆(22),未详此字。源、石门、江源、白沙、皆在佛岭之东北,茶泛然缥尘色而不鲜明,味短而香少,为劣耳。
 
 
沙溪
 
    沙溪去北苑西十里,山浅土薄,茶生而叶细,芽不肥乳。自溪口诸焙,色黄而土气。自龚漈南曰挺头,又西曰章坑,又南曰永安,西南曰南坑漈,其西曰坪溪。又有周坑、范源、温汤漈、厄源、黄坑、石龟、李坑、章坑、章村(23)、小梨,皆属沙溪。茶大率气味全薄,其轻而浮,浡浡如土色,制造亦殊。壑源者不多留膏17,盖以去膏尽,则味少而无泽也,茶之面无光泽也故多苦而少甘。
 
 
茶名   茶之名类殊别,故录之。
 
    茶之名有七:
 
    一曰白叶茶,民间大重,出于近岁,园焙时有之。地不以山川远近,发不以社之先后18,芽叶如纸,民间以为茶瑞,取其第一者为斗茶。而气味殊薄,非食茶之比。今出壑源之大窠者六(叶仲元、叶世万、叶世荣、叶勇(24)、叶世积、叶相),壑源岩下一(叶务滋),源头二(叶团、叶肱),壑源后坑一(叶久)壑源岭根三(叶公、叶品、叶居)19,林坑黄漈一(游容),丘坑一(游用章),毕源一(王大照)20,佛岭尾一(游道生),沙溪之大梨漈上(25)一(谢汀)(26),高石岩一(云擦院),大梨一(吕演),砰溪岭根一(任道者)。
 
    次曰甘叶茶,树高丈余,径头七八寸,叶厚而圆,状类柑橘之叶。其芽发即肥乳,长二寸许,为食茶之上品。
 
    三曰早茶,亦类柑叶,发常先春,民间采制为试焙者。
 
    四曰细叶茶,叶比柑叶细薄,树高者五六尺,芽短而不乳,今生沙溪山中,盖土薄而不茂也。
 
    五曰稽茶,叶细而厚密,芽晚而青黄。
 
    六曰晚茶,盖稽(27)茶之类,发比诸茶晚,生于社后。
 
    七曰丛茶,亦曰蘖茶,丛生,高不数尺,一岁之间发者数四,贫民取以为利。
 
 
采茶   辩茶须知制造之始,故次。
 
    建溪茶,比他郡最先,北苑、壑源者尤早。岁多暖,则先惊蛰十日即芽;岁多寒,则后惊蛰五日始发。先芽者,气味俱不佳,惟过惊蛰者最为第一。民间常以惊蛰为候。诸焙后北苑者半月,去远则益晚。凡采茶必以晨兴,不以日出。日出雾稀,为阳所薄,则使芽之膏腴立(28)耗于内,茶及受水而不鲜明,故常以早为最。凡断芽必以甲,不以指。以甲则速断不柔,以指则多温易损。择之必精,濯之必洁,蒸之必香,火之必良,一失其度,俱为茶病。民间常以春阴为采茶得时,日出而采,则芽(29)叶易损,建人谓之采摘不鲜,是也。
 
 
茶病   试茶辩味,必须知茶之病,故又次之。
 
    芽择肥乳,则甘香而粥面,著盏而不散。土瘠而芽短,则云脚21涣乱,去盏而易散。叶梗半,则受水鲜白。叶梗短,则色黄而泛。梗谓芽之身,除去白合处,茶民以茶之色味俱在梗中乌蒂22、白合23,茶之大病。不去乌蒂,则色黄黑而恶。不去白合,则味苦涩。丁谓之论备矣蒸芽必熟,去膏必尽。蒸芽未熟,则草木气存,适口则知去膏未尽,则色浊面味重。受烟则香夺,压黄24则味失,此皆茶之病也。受烟,谓过黄时,火中有烟,使茶香尽,而烟臭不去也。压[黄,谓]去膏之时(30),久留茶黄未造,使黄经宿,香味俱失,弇然气如假鸡卵臭也(31)。

 
 
注  释
 
 
 
1、七闽:原指古代居住在今福建和浙江南部的闽人,因分为七族,故称为七闽。后称福建为闽,也叫七闽。建首七闽:建州是福建的首府。按:《宋史,地理志》中福建路的首列州府为福州,但是路一级的地方政府机构福建路转运司却设置在位列第二的建州,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建州是福建的首府。
 
2、坟:土质肥沃。
 
3、建安:今福建建瓯。
 
4、蔡公:即蔡襄。
 
5、隮:由山谷涌升上来的云气。
 
6、霁:雨雪停止,睛朗的天气;蒸,热气上升。霁则雾露昏蒸:雨后的晴天也是水雾蒙蒙的。
 
7、芽极肥乳:茶芽汁液丰富,养分充足。
 
8、质:评断,评量。二焙:指北苑、壑源二园焙。
 
9、南剑:即南剑州,治所今福建南平。
 
10、建溪:水名。在福建,为闽江北源。其地产名茶,号建茶。
 
11、麰(móu):麰麦,大麦。
 
12、黄淡:一种果品,南宋张世南《游宦纪闻》卷5:“果中又有黄淡子······大如小橘,色褐,味微酸而甜。”而陈藏器《补本草》则径云黄淡子为橘之一种。
 
13、一舍:三十里,古时行军三十里为一舍。
 
14、淳淳:流动貌。
 
15、止:留住,不动。其止:当指喝了茶之后,茶留在口中的滋味与感觉。
 
16、箦:笠名。按,原文中小注“箦”音“胆”有误。
 
17、制造亦殊壑源者不多留膏:造茶也和壑源不多留膏的方法不一样。
 
18、发:指茶发芽。社:社有春社、秋社,采茶论时间言“社”一般都是指春社。
 
19、壑源叶姓茶园的白茶在宋代殊为有名,苏轼《寄周安孺茶》诗有曰:“自云叶家白,颇胜中山醁。”
 
20、王家白茶在宋代亦久驰名,刘弇《龙云集》卷28:“其品制之殊,则有······叶家白、王家白······”。蔡襄治平二年正月的《茶记》则专门记录了王家白茶的事情:“王家白茶闻于天下,其人名王大诏。白茶唯一株,岁可作五七饼,如五铢钱大。方其盛时,高视茶山,莫敢与之角。一饼直钱一千,非其亲故不可得也。终以园家以计枯其株。予过建安,大诏垂涕为余言其事。今年枯杭辄生一枝,造成一饼,小于五铢。大诏越四千里特携以来京师见予,喜发顔面。予之好茶固深矣,而大诏不远数千里之役,其勤如此,意谓非予莫之省也,可怜哉!乙巳初月朔日书。”
 
21、云脚:义同粥面,也是指末茶调膏注汤击拂点茶后,在茶汤表面形成的沫饽状的汤面。
 
22、乌蒂,赵汝砺《北苑别录·拣茶》云:“乌蒂,茶之蒂头是也。”黴宗《大观茶论》:“既擷则有乌蒂······乌蒂不去,害茶色。”是茶叶摘离茶树时的蒂头部分。
 
23、白合:黄儒《品茶要录》之二《白合盗叶》云:“一鹰爪之芽,有两小叶抱而生者,白合也。”是茶树梢上萌发的对生两叶抱一小芽的茶叶,常在早春采第一批茶时出现。
 
24、压黄:茶已蒸者为黄,茶黄久压不研、造茶而致茶色味有损,谓之压黄。
 
 
校  勘
 
 
① 焙:底本作“姬”,朱祐槟茶谱本作“焙”,当以此字为是,否则殊难读通。
 
② 三十六:底本“三十六”后有“东”字,朱祐槟茶谱本、喻政茶书本、集成本无。按此“东”字当无,为衍文,径删。
 
③ 北:丛书集成本为“比”。
 
④ 沃:宛委本、集成本、四库本作“决”。
 
⑤ 地:喻政茶书本作“下”。
 
⑥ 目:朱祐槟茶谱本、喻政茶书本作“首”。
 
⑦ 谓:集成本为“渭”。
 
⑧ 西溪四焙之一为“慈善东”,北山二焙之一亦曰“慈善东”,此处诸书所记当有误。
 
⑨ 荫:朱祐槟茶谱本、喻政茶书本、集成本为“荫(蔭)”。
 
⑩ 柢;朱祐槟茶谱本为“秖”。
 
⑪ 官坑上园、下坑园:《北苑别录》作“上下官坑”。下坑园中之“园”字或为衍字。
 
⑫ 番:朱祐槟茶谱本、喻政茶书本、集成本为“畲”。
 
⑬ 顶:百家名书本为“项”。
 
⑭ 上:朱祐槟茶谱本、喻政茶书本、百家名书本、宛委本、集成本、四库本为“山”。
 
⑮ 芽:底本、朱祐槟茶谱本、百家名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丛书集成本为“茅”,误。
 
⑯ 明:百家名书本、喻政茶书本为“清”。
 
⑰ 过:底本、宛委本、四库本、丛书集成本为“遇”,误。
 
⑱ 甘至:喻政茶书本为“其止”。
 
⑲ 黄:喻政茶书本为“黑”。
 
⑳ 岭:集成本为“流”。
 
(21)阪:百家名书本、喻政茶书本为“版”。
 
(22)胆(贍):朱祐槟茶谱本为“赡”。
 
(23)村:朱祐槟茶谱本为“材”。
 
(24)勇:喻政茶书本为“涌(湧)”。
 
(25)漈上:朱祐槟茶谱本为“澄上”。
 
(26)汀:朱祐槟茶谱本为“江”。
 
(27)稽:底本、朱祐槟茶谱本、百家名书本、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丛书集成本皆为“鸡”,当误。
 
(28)立:朱祐槟茶谱本、百家名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为“泣”,喻政茶书本为“消”,丛书集成本为“出"。
 
(29)芽:底本、百家名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丛书集成本为“茅”,当误。
 
(30)压黄,谓去膏之时:诸本皆为“压去膏之时”,按其行文,此处当有脱漏,故增补之。
 
(31)喻政茶书本于篇末有云:“右《东溪试茶录》一卷,皇朝朱子安集,拾丁蔡之遗。东溪,亦建安地名。其序谓:七闽至国朝,草木之异则产腊茶、荔子,人物之秀则产状头、宰相,皆前代所未有。以时而显,可谓美食。然其草木味厚,不宜多食,其人物虽多智,难独任。亦地气之异云。澶渊晁公武题。”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