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茶著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宣和北苑贡茶录》宋_熊蕃 撰_熊克 增补_清 汪继壕 按校

作者及传世版本
 
 
      熊蕃,字茂叔,建阳(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人。宗王安石之学,工于诗歌。宋太宗太平兴国初,遣使就建安北苑造团茶,到宋徽宗宣和间时,北苑贡茶极盛,熊蕃亲见当时情况,遂写此书。熊蕃子熊克,字子复。孝宗时官至起居郎,兼直学士院,出知台州。博闻强记,喜欢著述,尤其熟悉宋朝典故。著有《中兴小记》四十卷,事迹见《宋史》卷四四五文苑传。于绍兴戊寅(二十八年,1158)摄事北苑,因为他的父亲所作贡茶录中,只列各种贡茶的名称,没有形制,乃绘图附入,共有三十八图,此外又把他父亲所作御苑采茶歌十首,也附在篇末。
 
      关于成书的时间。书中有言曰“······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制,越五年省去”,越五年即宣和七年(1125),所以书当写成本年或本年以后。又因书称徽宗为“今上”,而徽宗于本年末禅位钦宗,本年以后即不当称徽宗为今上,所以此书当写于宣和七年。而熊克的增补则明确地是绍兴二十八年(1158)。
 
      《宣和北苑贡茶录》在《直斋书录解题》、《宋史》、《文献通考》中都有著录,宋尤袤《遂初堂书目》作《宣和贡茶经》。此书最早由熊克刊刻于南宋淳熙九年(1182-1183),但早已不见。传今刊本有:(1)明喻政《茶书》本,(2)宛委山堂说郛本,(3)古今图书集成本,(4)五朝小说本,(5)四库全书本,(6)读画斋丛书辛集(清人汪继壕按校)本,(7)涵芬楼说郛本,(8)宋人说粹本,(9)丛书集成初编本(据读画斋丛书本影印)等版本。
 
      案:喻政《茶书》本、宛委山堂说郛本、涵芬楼说郛本、古今图书集成本及宋人说粹本诸本中的《宣和北苑贡茶录》很少有小注,且均无图,及熊蕃诗,不过茶名下有圈模质地与尺寸。四库全书本(据永乐大典本)中通篇有很多注及按语,有图有诗,但图中只有圈模质地而无尺寸。清人汪继壕根据四库全书本及说郛本按校是书及《北苑别录》二书,并在其后跋中云:是二书“陶宗仪说郛曾载之”,“其家君······得四库写本贡茶录,则有图有注,别录则有赵汝砺后序,远胜陶本。其字句异同,多可是正。因取二本互勘,更取他书之征引二录,及记北苑可与二录相发明者,并注于下。四库书旧有案语,续注皆称名以别之。”读画斋丛书辛集刊刻汪继壕按校本,最为全轶,有图有尺寸有诗。
 
      本书以读画斋丛书本为底本,参校其他诸版本,汪继壕的按语冠以“[继壕按]”字样录入校纪中,四库全书旧有按语,则冠以“[四库旧按]”字样录入校纪中,其他未加“按”字的小注则作为原注留在正文中。【内为小字】摘自《中国古代茶书集成》
 
      熊蕃(1106-1156):字茂叔,建阳人。工诗,自题其室曰“独善”,故学者号“独善先生”。生平厌科举,一生不仕,在建安担任茶官时,潜心研究贡茶的采制及其沿革,制品色、香、味的品评等,著有《宣和北苑贡茶录》。后其子熊克又绘制附图三十八幅于书后,是为研究北苑贡茶的珍贵资料。
 
      《宣和北苑贡茶录》1121—25年撰, 1158年熊克增补 。建安东三十里,有凤凰山、山麓称北苑,广二十里。宋太平兴国初,遣使就北苑造团茶。到宣和时,北苑贡茶极盛。叔茂亲见当时情况, 遂写此书。蕃子克, 于绍兴戊寅(1158年)摄事北苑,因为他的父亲所作贡茶录中,只列各种贡茶的名称,没有形制,乃绘图附入,共有38图,此外又把他父亲所作御苑采茶歌十首,也附在篇末。克字子复。孝宗时官至起居郎,兼直学士院,出知台州。博闻强记,喜欢著述,尤其熟悉宋朝典故。著有《中兴小记》四十卷,事迹见《宋史》文苑传。在《书录解题》、《宋史》、《通考》中都有记载、宋尤袤《遂初堂书目》作《宣和贡茶经》。四库全书著录。全书正文约一千七八百字,图三十八。旧注约千字。继壕按语有二千数百字。《宣和北苑贡茶录》被收入《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 被收入《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
 
      《宣和北苑贡茶录》对建茶的花色、上贡沿革、上供品类、茶品等都作了详尽的记述,并附载图形和大小分寸,可以考见当时各种贡茶的形制。旧注和汪氏按语荟萃群书,尤其便于考证。


 
宣和北苑贡茶录[1]

原  文
 


     陆羽《茶经》、裴汶《茶述》[2],皆不第建品。说者但谓二子未尝至闽①,【[继壕按]《说郛》“闽”作“建”。曹学佺《与地名胜志》:“欧宁县云际山在铁狮子山左,上有永庆寺,后有陆羽泉,相传唐陆羽所凿。宋杨亿诗云‘陆羽不到此,标名慕昔贤’是也。”】而不知物之发也,固自有时。盖昔者山川尚閟1,灵芽未露。至于唐末,然后北苑出为之最。【[继壕按]张舜民《画墁录》云:“有唐茶品,以阳羡为上供,建溪北苑未著也。贞元中,常衮为建州刺史,始蒸焙而研之,谓研膏茶。”顾祖禹《方舆纪要》云:“凤凰山之簏名北苑,广二十里,旧经云,伪闽龙启中,里人张廷晖以所居北苑地宜茶,献之官,其地始著。”沈括《梦溪笔谈》云:“建溪胜处曰郝源、曾坑,其间又岔根山顶二品尤胜,李氏时号为北苑,置使领之。”姚宽《西溪丛语》云:“建州龙焙面北,谓之北苑。”《宋史·地理志》:“建安有北苑茶焙、龙焙。”宋子安《试茶录》云:“北苑西距建安之洄溪二十里,东至东宫百里。过洄溪,逾东宫,则仅能成饼耳。独北苑连属诸山者最胜。”蔡绦《铁围山丛谈》云:“北苑龙焙者,在一山之中间,其周遭则诸叶地也,居是山号正焙。一出是山之外,则曰外焙。正焙、外焙,色香迥殊。此亦山秀地灵所钟之有异色已。龙焙又号官焙。”】是时,伪蜀词臣毛文锡作《茶谱》,【[继壕按]吴任臣《十国春秋》:“毛文锡,字平珪,高阳人,唐进士,从蜀高祖,官文思殿大学士。拜司徒。贬茂州司马。有《茶谱》一卷。”《说郛》作“王文锡”,《文献通考》作“燕文锡”,《合壁事类》、《山堂肆考》作“毛文胜”;《天中记》“茶谱”作“茶品”,并误。】亦第言建有紫笋【[继壕按]乐史《太平寰宇记》云:“建州土贡茶,引《茶经》云:‘建州方山之芽及紫笋,片大极硬,须汤浸之,方可碾,极治头痛,江东老人多味之。’”②】[4],而蜡面2乃产于福。五代之季,建属南唐。【南唐保大三年,俘王延政3[5],而得其地。】岁率诸县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4,继造蜡面。【丁晋公《茶录》5载:泉南老僧清锡,年八十四,尝示以所得李国主6书寄研膏茶,隔两岁方得腊面,此其实也。至景祐中,监察御史丘荷7撰《御泉亭记》,乃云,"唐季敕福建罢贡橄榄,但贽8腊面茶,即腊面产于建安明矣"。荷不知腊面之号始于福,其后建安始为之。[按]唐《地理志》:福州贡茶及橄榄,建州惟贡綀练,未尝贡茶。前所谓“罢贡橄榄,惟贽腊面茶”,皆为福也。庆历初,林世程作《闽中记》,言福茶所产在闽县十里。且言往时建茶未盛,本土有之,今则土人皆食建茶。世程之说,盖得其实。而晋公所记,腊面起于南唐,乃建茶也。】既又【[继壕按]原本“又”作“有”,据《说郛》、《天中记》、《广群芳谱》改。】制其佳者,号曰京铤。其状如贡神金、白金之铤。圣朝开宝末,下南唐。太平兴国初,特置龙凤模,遣使即北苑造团茶,以别庶饮,龙凤茶盖始于此。【[按]《宋史•食货志》载:“建宁腊茶,北苑为第一,其最佳者曰社前,次曰火前,又曰雨前,所以供玉食,备赐予,太平兴国始置。大观以后,制愈精,数愈多,胯式屡变,而品不一。岁贡片茶二十一万六千斤。”又《建安志》:“太平兴国二年,始置龙焙,造龙凤茶,漕臣柯适为之记云。”】又一种茶,丛生石崖,枝叶尤茂,至道初,有诏造之,别号石乳。【[继壕按]彭乘《墨客挥犀》云:“建安能仁院有茶生石峰间,寺僧采造,得茶八饼,号石岩白,当即此品。”《事文类聚续集》云:“至道间,仍添造石乳、腊面。”而此无腊面,稍异。】又一种号的乳,【[按]马令《南唐书》:嗣主李璟“命建州茶制的乳茶,号曰京铤。腊茶之贡自此始,罢贡阳羡茶。”[继壕按]《南唐书》事在保大四年。】又一种号白乳。盖自龙凤与京、【[继壕按]原本脱“京”字,据《说郛》补。】石、的、白四种继出,而蜡面降为下矣。【杨文公亿9[9]《谈苑》所记,龙茶以供乘舆及赐执政、亲王、长主,其余皇族、学士、将帅皆得凤茶,舍人、近臣赐金铤、的乳,而白乳赐馆阁10,惟腊面不在赐品。[按]《建安志》载《谈苑》云:京铤,的乳赐舍人、近臣,白乳、的乳赐馆阁。疑京铤误金铤,白乳下遗的乳。[继壕按]《广群芳谱》引《谈苑》与原注同。惟原注内“白茶赐馆阁,惟腊面不在赐品”二句,作“馆阁白乳”。龙凤、石乳茶,皆太宗令罢。金铤正作京铤。王巩《甲申杂记》云:“初贡团茶及白羊酒,惟见任两府方赐之。仁宗朝及前宰臣,岁赐茶一斤、酒二壶,后以为例。”《文献通考》榷茶条云:“凡茶有二类,曰片曰散,其名有龙、凤、石乳、的乳、白乳、头金、腊面、头骨、次骨、末骨、粗骨、山挺十二等,以充岁贡及邦国之用。”注云:“龙、风皆团片,石乳、头乳皆狭片,名曰京的。乳亦有阔片者。乳以下皆阔片。”】
 
      盖龙凤等茶,皆太宗朝所制。至咸平初,丁晋公漕闽11,始载之于《茶录》。【人多言龙凤团起于晋公,故张氏《画漫录》云:晋公漕闽,始创为龙凤团。此说得于传闻,非其实也。】庆历中,蔡君谟将漕12,创造小龙团以进,被旨仍③岁贡之。【君谟《北苑造茶诗》自序云:“其年改造上品龙茶二十八片,才一斤,尤极精妙,被旨仍岁贡之。”欧阳文忠公13《归田录》云:“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小团,凡二十八片,重一斤,其价直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尝南郊致斋14,两府共赐一饼,四人分之。宫人往往镂金花其上,盖贵重如此。”[继壕按]石刻蔡君谟《北苑十咏·采茶诗》自序云:“其年改作新茶十斤,尤甚精好,被旨号为上品龙茶,仍岁贡之。”又诗句注云:“龙凤茶八片为一斤,上品龙茶每斤二十八片。”《渑水燕谈》作“上品龙茶一斤二十饼。”叶梦得《石林燕语》云:“故事,建州岁贡大龙凤团茶各二斤,以八饼为斤。仁宗时,蔡君谟知建州,始别择茶之精者,为小龙团十斤以献,斤为十饼。仁宗以非故事,命劾之,大臣为请,因留免劾,然自是遂为岁额。”王从谨《清虚杂著补阙》云:蔡君谟始作小团茶入贡,意以仁宗嗣未立,而悦上心也。又作曾坑小团,岁贡一斤,欧文忠所谓两府共赐一饼者是也。吴曾《能改斋漫录》云:“小龙小凤,初因君谟为建漕造十斤献之,朝廷以其额外,免勘。明年诏第一纲尽为之。”】自小团出,而龙凤遂为次矣。元丰间,有旨造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团之上。【昔人诗云:“小璧云龙不入香,元丰龙焙乘诏作”,盖谓此也[按]此乃山谷和杨王休点云龙诗。[继壕按]《山谷集·博士王扬休碾密云龙同十三人饮之戏作》云:“矞云15苍璧小盘龙,贡包新样出元丰。王郎坦腹饭床东,太官分赐来妇翁。”又山谷《谢送碾赐壑源拣芽诗》云:“矞云从龙小苍壁,元丰至今人未识。”俱与本注异。《石林燕语》云:“熙宁中,贾青为转运使,又取小团之精者为密云龙,以二十饼为斤而双袋,谓之双角团茶,大小团袋皆用绯,通以为赐也。密云独用黄,盖专以奉玉食。其后又有为瑞云翔龙者。”周辉《清波杂志》云:“自熙宁后,始贵密云龙,每岁头纲修贡,奉宗庙及供玉食外,赉及臣下无几。戚里贵近,丐赐尤繁。宣仁一日慨叹曰:令建州今后不得造密云龙,受他人煎炒。不得,也出来道,我要密云龙,不要团茶,拣好茶吃了,生得甚意智?此语既传播于缙绅间,由是密云龙之名益著。”是密云龙实始于熙宁也。《画墁录》亦云:“熙宁末,神宗有旨,建州制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团矣。然密云龙之出,则二团少粗,以不能两好也。”惟《清虚杂著补阙》云:“元丰中,取拣芽不入香,作密云龙茶,小于小团,而厚实过之。终元丰时,外臣未始识之。宣仁垂帘。始赐二府两指许一小黄袋,其白如玉,上题曰拣芽,亦神宗所藏。”《铁围山丛谈》云:“神祖时,即龙焙又进密云龙。密云龙者,其云纹细密,更精绝于小龙团也。”】绍圣间,改为瑞云翔龙。【[继壕按]《清虚杂著补阙》:“元祐末,福建转运司又取北苑枪旗,建人所作斗茶者也,以为瑞云龙。请进,不纳。绍圣初,方入贡,岁不过八团。其制与密云龙等而差小也。”《铁围山丛谈》云:“哲宗朝,益复进瑞云翔龙者,御府岁止得十二饼焉。”】至大观初,今上亲制《茶论》二十篇,以白茶与常茶不同④,偶然生出,非人力可致,于是白茶遂为第一。【庆历初,吴兴16刘异为《北苑拾遗》云:官园中有白茶五六株,而壅焙不甚至。茶户唯有王免者,家一巨株,向春常造浮屋以障风日。其后有宋子安者,作《东溪试茶录》,亦言“白茶民间大重,出于近岁。芽叶如纸,建人以为茶瑞。”则知白茶可贵,自庆历始,至大观而盛也。[继壕按]《蔡忠惠文集·茶记》云:“王家白茶,闻于天下。其人名大诏。白茶惟一株,岁可作五七饼,如五株钱大。方其盛时,高视茶山,莫敢与之角。一饼直钱一千,非其亲故,不可得也。终为园家以计枯其株。予遇建安,大诏垂涕为予言其事。今年枯糵辄生一枝,造成一饼,小于五铢。大诏越四千里,特携以来京师见予,喜发颜面。予之好茶固深矣,而大诏不远数千里之役,其勤如此,意谓非予莫之省也。可怜哉!乙已初月朔日书。”本注作“王免”,与此异。宋子安《试茶录》、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作“朱子安”。】既又制三色细芽⑤,【[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俱作“细茶”。】及试新銙、【大观二年,造御苑玉芽、万寿龙芽。四年,又造无比寿芽及试新銙。[按]《宋史·食货志》“銙”作“胯”。[继壕按]《石林燕语》作“左革右夸”,《清波杂志》作“夸”。】贡新銙。【政和三年造贡新銙式,新贡皆创为此,献在岁额之外。】自三色细芽出,而瑞云翔龙顾居下矣。【[继壕按]《石林燕语》:“宣和后,团茶不复贵,皆以为赐,亦不复如向日之精。后取其精者为(左革右夸)茶,岁赐者不同,不可胜纪矣。”《铁围山丛谈》云:“祐陵雅好尚,故大观初,龙焙于岁贡色目外,乃进御苑玉芽、万寿龙芽。政和间,且增以长寿玉圭。玉圭丸仅盈寸,大抵北苑绝品,曾不过是。岁但可十百饼。然名益新、品益出,而旧格递降于凡劣尔。”】
 
      凡茶芽数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鹰爪,以其劲直纤锐⑥,故号芽茶。次曰拣芽⑦,【[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俱作“拣芽”。】乃一芽带一叶者,号一枪一旗。次曰中芽⑧,【[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俱作“中芽”。】乃一芽带两叶者,号一枪两旗。其带三叶四叶,皆渐老矣。芽茶早春极少。景德中,建守周绛【[继壕按]《文献通考》云:“绛,祥符初,知建州。”《福建通志》作“天圣间任。”】为《补茶经》,言“芽茶只作早茶,驰奉万乘尝之可矣。如一枪一旗,可谓奇茶也。”故一枪一旗,号拣芽⑨,最为挺⑩特光正。舒王17《送人官闽中诗》云:“新茗斋中试一旗”,谓拣芽也。或者乃谓茶芽未展为枪,已展为旗,指舒王此诗为误,盖不知有所谓⑪拣芽也。【今上圣制《茶论》曰:“一旗一枪为拣芽。”又见王岐公珪18[13]诗云:“北苑和香品最精,绿芽未雨带旗新。”故相韩康公絳19[14]诗云:“一枪已笑将成叶,百草皆羞未敢花。”此皆咏拣芽,与舒王之意同。[继壕按]王荆公追封舒王,此乃荆公送福建张比部诗中句也。《事文类聚续集》作“送元厚之诗”,误。】夫拣芽犹贵重⑫如此,而况芽茶以供天子之新尝者乎!
 
      芽茶绝矣。至于水芽,则旷古未之闻也。宣和庚子岁20,漕臣郑公可简21【[按]《潜确类书》作“郑可闻”。[继壕按]《福建通志》作“郑可简”,宣和间,任福建路转运司(使)。《说郛》作“郑可问”。】始创为银线水芽。盖将已拣熟芽再剔去,只取其心一缕,用珍器贮清泉渍之,光明莹洁,若银线然。其⑬制方寸新銙,有小龙蜿蜒其上,号龙园⑭胜雪。【[按]《建安志》云:“此茶盖于白合中,取一嫩条如丝发大者,用御泉水研造成。分试其色如乳,其味腴而美。”又“园”字,《潜确类书》作“团”。今仍从原本,而附识于此。[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园”俱作“团”,下同。唯姚宽《西溪丛语》作“园”。】又废白、的、石三⑮乳,鼎造花銙二十余色。初,贡茶皆入龙脑,【蔡君谟《茶录》云:“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至是虑夺真味,始不用焉。
 
      盖茶之妙,至胜雪极矣,故合为首冠。然犹在白茶之次者,以白茶上之所好也。异时,郡人黄儒撰《品茶要录》,极称当时灵芽之富,谓使陆羽数子见之,必爽然自失。蕃亦谓使黄君而阅今日,则前乎此者,未足诧焉。
 
      然龙焙初兴,贡数殊少,【太平兴国初,才贡五十片。[继壕按]《能改斋漫录》云:“建茶务,仁宗初,岁造小龙、小凤各三十斤,大龙、大凤各三百斤,不入香京铤共二百片,腊茶一万五千斤。”王存《元丰九域志》云:“建州土贡龙凤茶八百二十斤。”】累增至元符,以片【[继壕按]《说郛》作“斤”。⑯】计者一万八千,视初⑰已加数倍,而犹未盛。今则为四万七千一百片⑱【[继壕按]《说郛》作“斤”。有奇矣。此数皆见范逵所著《龙焙美成茶录》。逵,茶官也。[继壕按]《说郛》作“范达”。】
 
      自白茶、胜雪以次,厥名实繁,今列于左,使好事者得以观焉。
 
      贡新銙【大观二年造,竹圈银模,方一寸二分】
 
      试新銙【政和二年造,竹圈银模,方一寸二分】
 
      白茶【政和三年造⑲ [继壕按]《说郛》作“二年”。银圈银模,方一寸五分】
 
      龙园胜雪【宣和二年造,竹圈银模,方一寸二分】
 
      御苑玉芽【大观二年造⑳,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万寿龙芽【大观二年造,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上林第一【宣和二年造,方一寸二分】
 
      乙夜清供【宣和二年造,竹圈,方一寸二分】
 
      承平(21)雅玩【宣和二年造,竹圈,方一寸二分】
 
      龙凤英华【宣和二年造,竹圈,方一寸二分】
 
      玉除清赏【宣和二年造,竹圈,方一寸二分】
 
      启沃承恩【宣和二年造,竹圈,方一寸二分】
 
      雪英【宣和三年造(22) [继壕按]《说郛》作“二年”,《天中记》“雪”作“云”。银圈银模,横长一寸五分】
 
      云叶【宣和三年造(23) [继壕按]《说郛》作“二年”,银圈银模,横长一寸五分】
 
      蜀葵【宣和三年造(24) [继壕按]《说郛》作“二年”,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金钱【宣和三年造,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玉华【宣和三年造 (25)[继壕按]《说郛》作“二年”,横长一寸五分】
 
      寸金【宣和三年造[继壕按]《西溪丛语》作“千金”,误,竹圈,方一寸二分】
 
      无比寿芽【大观四年造,银模竹圈,方一寸二分】
 
      万春银叶【宣和二年造,银模银圈,两尖,径二寸二分】
 
      玉叶长春(26)【宣和四年造[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此条俱在无疆寿龙下。竹圈,直长一寸】
 
      宜年宝玉【宣和二年造(27) [继壕按]《说郛》作“三年”,银圈银模,直长三寸】
 
      玉清庆云【宣和二年造,银圈银模,方一寸八分】
 
      无疆寿龙【宣和二年造,银模,直长三寸六分】
 
      瑞云翔龙【绍圣二年造[继壕按]《西溪丛语》及下图目并作“瑞雪翔龙”,当误,银模铜圈,径二寸五分】
 
      长寿玉圭【政和二年造,银模铜圈,直长三寸】
 
      兴国岩銙【竹圈,方一寸二分】
 
      香口焙銙【竹圈,方一寸二分】
 
      上品拣芽【绍圣二年造[继壕按]《说郛》“绍圣”误“绍兴”,银模银圈,径三寸五分】
 
      新收拣芽【银模银圈,径三寸五分】
 
      太平嘉瑞【政和二年造,银圈,径一寸五分】
 
      龙苑报春【宣和四年造,银模银圈,径一寸七分】
 
      南山应瑞【宣和四年造[继壕按]《天中记》“宣和”作“绍圣”,银模银圈,方一寸八分】
 
      兴国岩拣芽【银模,径三寸】
 
      兴国岩小龙【银模银圈】
 
      兴国岩小凤【以上号细色】
 
      拣芽
 
      小龙【银模银圈[继壕按]《说郛》此条脱分寸以下卽(即)接小凤注云上同当同兴国岩拣芽分寸也此本下接大龙兴《说郛》次第异】
 
      小凤【银模银圈】
 
      大龙【银模铜圈】
 
      大凤【以上号粗色】
 
      又有琼林毓粹(28)[16]、浴雪呈祥、壑源拱(29)秀(30)、贡(31)篚推先、价倍南金、旸谷先春、寿岩都(32)【[继壕按]《说郛》、《广群芳谱》作“却”。】胜、延平石乳(33)、清白可鉴、风韵甚高,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制,越五岁省去。
 
      右岁分(34)十余纲22。惟白茶与胜雪自惊蛰前兴役,浃日23[17]乃成。飞骑疾驰,不出中春24[18],已至京师,号为头纲。玉芽以下,即先后以次发。逮贡足时,夏过半矣。欧阳文忠[公](35)诗曰:“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盖异时如此。【[继壕按]《铁围山丛谈》云:“茶茁其芽,贵在社前,则已进御。自是迤逦宣和间,皆占冬至而尝新茗,是率人力为之,反不近自然矣。”】以今较昔,又为最早。
 
      [因](36)念草木之微,有坏奇卓异(37),必亦逢时而后出,而况为士者哉?昔昌黎25先生感二鸟之蒙采擢[19],而自悼其不如,今蕃于是茶也,焉敢效昌黎之感赋,姑(38)务自警,而(39)坚其守,以待时而已。


 
三十八图
 
 






































 
御苑采茶歌十首(并序) (95)
 


      先朝漕司26封修睦,自号退士,尝作《御苑采茶歌》十首,传在人口。今龙园所制,视昔尤盛,惜乎退士不见也。蕃谨摭(96)故事,亦赋十首献之漕使。仍用退士元27韵,以见仰慕前修之意。
 
      雪腴贡使手亲调,旋放春天采玉条。伐鼓危亭惊晓梦,啸呼齐上苑东桥。
 
      采采东方尚未明,玉芽同护见心诚。时歌一曲青山里,便是春风陌上声。
 
      共抽灵草报天恩,贡令分明【龙焙造茶依御厨法】使指尊。逻卒日循云堑绕,山灵亦守御园门。
 
      纷纶争径蹂新苔,回首龙园晓色开。一尉鸣钲三令趣,急持烟笼下山来。【采茶不许见日出】
 
      红日新升气转和,翠篮相逐下层坡。茶官正要龙(97)芽润,不管新来带露多。采新芽不折水。
 
      翠虬新范绛纱笼,看罢人(98)生玉节风。叶气云蒸千嶂绿,欢声雷震万山红。
 
      凤山日日滃非烟,剩得三春雨露天。棠坼浅红酣一笑,柳垂淡绿困三眠。【红云岛上多海棠,两堤宫(99)柳最盛。】
 
      龙焙夕薰凝紫雾,凤池晓濯带苍烟。水芽只是(100)宣和有,一洗枪旗二百年。
 
      修贡年年采万株,只今胜雪与初殊。宣和殿里春风好,喜动天颜是玉腴。
 
      外台庆历有仙官,龙凤才闻制小团。【[按]《建安志》:“庆历间,蔡公端明为漕使,始改造小团龙茶。”此诗盖指此。】争得似金模寸璧,春风第一荐宸餐。
 
 
 
后  序(101)
 


      先人作茶录,当贡品极盛之时,凡有四十余色。绍兴戊寅岁28,克摄事北苑,阅近所贡(102)皆仍旧,其先后之序亦同,惟跻龙园胜雪于白茶之上,及无兴国岩、小龙、小凤。盖建炎南渡,有旨罢贡三之一,而省去也[20]。【〔按〕《建安志》载,靖康初,诏减岁贡三分之一。绍兴间,复减大龙及京铤之半。十六年,又去京铤,改造大龙团。至三十二年,凡工用之费,篚羞之式,皆令漕臣耑之,且减其数。虽府贡龙凤茶,亦附漕纲以进,与此小异。〔继壕按〕《宋史·食货志》:“岁贡片茶二十一万六千斤。建炎以来。叶浓、杨勍等相因为乱,圆丁散亡,遂罢之。绍兴二年,蠲未起大龙凤茶一千七百二十八斤。五年,复减大龙凤及京铤之半。”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云:“建茶岁产九十五万斤,其为团胯者,号腊茶,久为人所贵。旧制,岁贡片茶二十一万六千斤。建炎二年,叶浓之乱,圆丁亡散,遂罢之。绍兴四年,明堂,始命市五万斤为大礼赏。五年,都督府请如旧额发赴建康,召商人持往准北。检察福建财用章杰以片茶难市,请市末茶,许之。转运司言其不经久,乃止。既而官给长引,许商贩渡淮。十二年六月,兴榷场,遂取腊茶为场本。九月,禁私贩,官尽榷之,上京之余,许通商,宫收息三倍。又诏,私载建茶人海者斩,此五年正月辛未诏旨,议者因请鬻建茶于临安。十月,移茶事司于建州,专一买发。十三年闰月,以失陷引钱,复令通商。今上供龙凤及京铤茶,岁额视承平才半。盖高宗以赐赍既少,俱伤民力,故裁损其数云。"】先人但著其名号,克今更写其形制,庶览之者无遗恨焉。先是,壬子29春漕司再葺(103)茶政,越十三载,仍(104)复旧额。且用政和故事,补种茶二万株。【政和间曾种三万株。】次(105)年益虔贡职,遂有创增之目。仍改京铤为大龙团,由是大龙多于大凤之数。凡此皆近事,或者犹未之知也。先人又尝作贡茶歌十首,读之可想见异时之事,故并取以附于末。(106)三月初吉30,男克北苑寓舍书。
 
      北苑贡茶最盛,然前辈所录,止于庆历以上。自元丰之密云龙、绍圣之瑞云龙,相继挺出(107),制精于旧,而未有好事者记焉,但见于诗人句中。及大观以来,增创新銙,亦犹用拣芽。盖水芽至宣和始有(108),故龙园胜雪与白茶角立,岁充首贡。复自御苑玉芽以下,厥名实繁。先子31亲见时事,悉能记之,成编具存。今闽中漕台32新刊《茶录》,未备此书。庶几补其阙云。
 
      淳熙九年冬十二月四日33,朝散郎、行秘书郎、兼国史编修官、学士院权直熊克谨记。
 
附录一:〔明〕徐(火勃)跋
 
      熊蕃,字叔茂,建阳人,唐建州刺史慱九世孙。善属文,长于吟咏,不复应举。筑堂名独善,号独善先生。尝著茶录,厘别品第高下,最为精当。又有制茶十咏及文稿三卷行世。
 
徐(火勃)书          
 
附录二:汪继壕后记
 
      熊蕃《北苑贡茶录》、赵汝砺《北苑别录》,陶宗仪《说郛》曾载之,而于别录题曰“宋无名氏”。前家君从闵渔仲太史处得四库写本《贡茶录》,则有图有注,《别录》则有汝砺后序,远胜陶本。然《说郛》于《贡茶录》虽仅存图目,而诸目之下皆注分寸,又写本所无。《别录》粗色第六纲内之大凤茶小凤茶二条,写本亦失去。其余字句异同,多可是正。因取二本互勘,更取他书之征引二录,及记北苑可与二录相发明者,并注于下。
 
      四库旧有案语,续注皆称名以别之。庶览是书者得以正其讹谬云尔。
 
嘉庆庚申仲冬萧山汪继壕识于环碧山房          
 
                               
 
【注解】
 


[1]《宣和北苑贡茶录》写于宣和七年(1125),熊克的增补则明确记在淳熙九年(1182)。
 
[2]裴汶:唐代人,曾与卢仝一起为茶坊间奉为与陆羽一样的茶神。
 
[4]按:此乃毛文锡《茶谱》中语。
 
[5]王延政:五代闽人,王曦弟。曦立,为淫虐,延政为建州剌史,数贻书谏之,曦怒,攻延政,为所败,延政乃以建州建国,称殷,改元天德,立三年,为南唐所攻,出降,国亡。迁金陵,封光山王,卒谥恭懿。
 
[6]丁晋公:即丁谓,著《北苑茶录》,亦称《建安茶录》,本书作《茶录》。
 
[9]杨文公忆:即杨亿(974-1020),字大年,北宋浦城人。年十一太宗闻其名,诏送阙下试诗赋,授秘书省正字,后赐进士第。真宗时为翰林学士,官终工部待郎,兼史馆修撰。卒谥文。《宋史》卷三〇五有传。
馆阁:宋初置昭文馆、史馆、集贤院,号称三馆,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总为崇文院。端拱元年(988)于崇文院中堂建秘阁,与三馆合称馆阁。此处指任职馆阁的官员。
 
13:即欧阳修,文忠是其谥号。
 
14:南郊大礼,宋代的吉礼之一。在每年的冬至日,皇帝在位于南郊的圜丘祭天。致斋:举行祭祀或典礼以前清整身心的礼式,后来帝王在大祀如祭天地等礼时行致斋礼仪。
 
16:县名,宋属湖州(今浙江湖州)。
 
[12]舒王:即王安石。
 
[13]王岐公:王珪(1019-1085),字禹玉,北宋华阳(今四川成都东南)人。举进士甲科,朝廷大典册,多出其手。哲宗时累官尚书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封岐国公,卒谥文。
 
[14]韩絳(1012-1088)字子华,韩亿子,北宋开封雍丘(今河南杞县)人。历户部判官,迁龙图阁直学士,熙宁三年(1070)任参知政事,元祐三年(1088)卒,赠太傅,谥曰献肃。
 
[16]自琼林毓粹至风韵甚高十种均为茶名。
 
[17]浃日:古代以干支计日,称自甲至癸一周十日为“浃日”。《国语·楚语下》:“远不过三月,近不过浃日。”韦昭注:“浃日,十日也。”
 
[18]中春:仲春意皆同春季之中,夏历二月,为春季的第二个月。
 
[19]昌黎:即韩愈。
 
[20]《建安志》载,靖康初,诏减岁贡三分之一。绍兴间,复减大龙及京铤之半。十六年,又去京铤,改造大龙团。至三十二年,凡工用之费,篚羞之式,皆令漕臣耑之,且减其数。虽府贡龙凤茶,亦附漕纲以进,与此小异。


 
【注释】


 
1、閟:意为关团,封闭。
 
2、腊面:指蜡面茶,因为点试时茶汤白如溶蜡,故名。初创于五代末的建州地区,后专指建州地区的饼茶。宋时人又称之为腊茶。南宋程大昌(1123一1195)《演繁露续集》卷五有考辨“建茶名腊茶,为其乳泛汤面,与溶蜡相似,故名蜡面茶也。杨文公《谈苑》曰:‘江左方有蜡面之号’是也。今人多书蜡为腊,云取先春为义,失其本矣。”
 
3、王廷政:五代十国时期闽国人,闽王王曦弟。王曦为政淫虐,延政为建州刺史,数贻书谏之,曦怒,攻延政,为所败,延政乃以建州建国,称殷,改元天德(943一945),立三年,为南唐所攻,出降,国亡。迁金陵,封光山王,卒谥恭懿。传载《新五代史》卷六八。
 
4、研膏:研膏茶,指在蒸茶之后、造茶之前经过研膏工序的饼茶。即在茶芽蒸后入盆缶,加入清水,以木杵将之研细成膏,以便于入圈模造茶成形。
 
5、丁晋公《茶录》:丁晋公即丁谓,关于其所作茶书,诸书各有不同的记载,本书作《茶录》。
 
6、李国主:指南唐中宗(又称中主)李璟(916一961),字伯玉,在位十九年。
 
7、丘荷:《福建通志一选举》记天圣八年(1030)王拱辰榜有建安县邱荷(清代避孔子讳,改丘为邱),官至侍郎,不详是否即是。
 
8、贽:不动貌,此处指留下。
 
9、杨文公亿:即杨亿(974一1020),字大年,北宋浦城人,太宗时赐进士第,真宗时两为翰林学士,官终工部侍郎。兼史馆修撰。卒谥文。《宋史》卷三〇五有传
 
10、馆阁:宋初置昭文馆、史馆、集贤院,号称三馆,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总为崇文院。端拱元年(988)于崇文院中堂建秘阁,与三馆合称馆阁。此处指任职馆阁的官员。
 
11、漕闽:福建路转运使。
 
12、蔡君谟将漕:指蔡襄任福建路转运使。
 
13、欧阳文忠公:即欧阳修,文忠是其谥号。
 
14、南郊:南郊大礼,宋代的吉礼之一。在每年的冬至日,皇帝在位于南郊的圜丘祭天。致斋:举行祭祀或典礼以前清整身心的礼式,后来帝王在大祀如祭天地等礼时行致斋礼仪。
 
15、矞云:彩云,古代以为瑞征。
 
16、吴兴:县名,宋属湖州(今淅江湖州)。
 
17、舒王:即王安石(1021一1086),字介甫,号半山,北宋临川人。徽宗崇宁间追封舒王。
 
18、王歧公珪:王珪(1019一1085),字禹玉,北宋华阳人。封歧国公。
 
19、韩绛(1012一1088):字子华,韩亿子,北宋开封雍丘人。
 
20、宣和庚子岁:即宣和二年(1120)。
 
21、郑可简:淅江衢州人,政和间任福建路判官,以新茶进獻蔡京,得官转运副使,宣和间任转运使,宣和七年五月知越州。史称其“以贡茶进用”。
 
22、纲:成批运送货物的组织。
 
23、浃日,古代以干支计日,称自甲至癸一周十日为“浃日”。《国语·楚语下》:“远不过三月,近不过浃日。”韦昭注:“浃日,十日也。”
 
24、中春:意同仲春,即春季之中,农历二月,为春季的第二个月。
 
25、昌黎:即韩愈(768一824),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县南)人。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此言其所撰《感二鸟赋》。
 
26、漕司:转运使司的省称。
 
27、元:通“原”。
 
28、绍兴戊寅岁:即绍兴二十八年(1158)。
 
29、熊克增补写于绍兴二十八年,此前的壬子年为绍兴二年(1132)。
 
30、三月初吉:指三月初一日。初吉,朔日,即农历初一日。
 
31、先子:或称先君子,祖先,也指已亡故的父亲。
 
32、漕台:指称转运使,或转运使司。
 
33、淳熙:南宋孝宗年号,共十六年(1174一1189)。九年为1182年,但十二月四日在公元纪年中已跨年度,所以熊克增补此书时当1183年。
 

【校勘】
 


① 闽:宛委本、集成本为“建”。
 
② 按:此乃毛文锡《茶谱》中语。
 
③ 仍:喻政茶书本为“乃”。
 
④ 与常茶不同:喻政茶书本为“为不可得”。
 
⑤ 芽: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茶”。
 
⑥ 锐:宛委本、说粹本为“铤”,集成本为“挺”。
 
⑦ 拣芽:底本、喻政茶书本、四库本、涵芬楼本皆作“中芽”,后文有解释何者为拣芽:“故一枪一旗,号拣芽”,故据宛委本集成本改。
 
⑧ 中芽:底本、四库本为“紫芽”,这里茶芽大小品质,不当言以色,故据他本改为。
 
⑨ 芽:只底本作“茶”,今据他本改。
 
⑩ 挺:喻政茶书本为“奇”。
 
⑪ 谓:只底本为“为”,今据他本改。
 
⑫ 贵重:涵芬楼本为“奇”,喻政茶书本、四库本为“贵”。
 
⑬ 其: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为“以”。
 
⑭ 园: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皆为“团”,以下诸龙园胜雪之“园”字皆同,不复赘述。
 
⑮ 三: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此字。
 
⑯ 片: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斤”。
 
⑰ 初:喻政茶书本为“昔”。
 
⑱ 片:宛委本、集成本为“斤”。
 
⑲ 三年:喻政茶书本、宛委本、涵芬楼本皆为“二年”。自此条开始,涵芬楼本于年份数后皆无“造”字,以下皆同,不复赘述。
 
⑳ 自此条开始,宛委本、说粹本于年份数后皆无造字,以下皆同,不复赘述。
 
(21)平:喻政茶书本为“芳”。
 
(22)三年:喻政茶书、宛委本、集成本为“二年”。
 
(23)三年:宛委本、集成本为“二年”。
 
(24)三年:宛委本、集成本为“二年”。
 
(25)三年:宛委本、集成本为“二年”。
 
(26)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此条皆在“无疆寿龙”条之后。
 
(27)二年:宛委本、集成本为“三年”。
 
(28)按:自琼林毓粹至风韵甚高十种均为茶名。
 
(29)拱:宛委本、集成本为“供”。
 
(30)秀: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季”。
 
(31)贡: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喻政茶书本为“贵”。
 
(32)都: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为“却”。
 
(33)石乳:涵芬楼本作“乳石”。
 
(34)分:喻政茶书本为“贡”。
 
(35)公:底本无,今据他本补。
 
(36)因:底本、四库本无,今据他本增之。
 
(37)涵芬楼本于此多“之名”二字。
 
(38)姑: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始”。
 
(39)而:喻政茶书本为“惟”。
 
(40)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俱无图,但有圈模质地及尺寸,四库本有图有圈模质地但无尺寸,底本有图有圈模质地有
尺寸。今以诸本参互校正。宛委山堂说郛、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圈模尺寸相同者即标为“同上”,今俱径用其“同上”之具体文字及尺寸,则每条详注时不再赘述。
 
(41)银模:喻政茶书本、四库本无。
 
(42)二:涵芬楼本为“三”。
 
(43)银模: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四库本、说粹本无。
 
(44)竹:喻政茶书本为“银”。
 
(45)方;喻政茶书本为“径”。
 
(46)二:喻政茶书本为“五”。
 
(47)喻政茶书本“白茶”的位次与“万寿龙芽”互为颠倒。
 
(48)银:四库本为“竹”。
 
(49)竹圈:底本只有“圈”字,今据喻政茶书本补。
 
(50)二:涵芬楼本为“五”。
 
(51)二:涵芬楼本为“五”。
 
(52)二:涵芬楼本为“五”。
 
(53)竹圈:底本只有“圈”字,据喻政茶书本补。
 
(54)底本无尺寸,据喻政茶书本补。“二分”涵芬楼本为“五分”。
 
(55)竹圈:底本只有“圈”字,今据喻政茶书本补。
 
(56)底本无尺寸,据喻政茶书本补。“二分”涵芬楼本为“五分”。
 
(57)四库本无“银模”。
 
(58)二:涵芬楼本为“五”。
 
(59)喻政茶书本无“银圈”。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圈、模。
 
(60)涵芬楼本圈、模前后位置颠倒,喻政茶书本无“银圈”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圈模。
 
(61)喻政茶书本无“银圈”。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圈、模。
 
(62)涵芬楼本圈、模前后位置颠倒,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无“银圈”。
 
(63)银圈: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
 
(64)银模:喻政茶书本无。
 
(65)喻政茶书本于此衍“横长一寸五分”诸字。
 
(66)银圈:喻政茶书本无。
 
(67)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圈、模位次互为颠倒。
 
(68)除底本外其他刊本圈模位次皆前后颠倒。涵芬楼本“竹圈”为“银圈”。
 
(69)尺寸:喻政茶书本为“三寸”;宛委本、涵芬楼本、集成本为“一寸”;此外,涵芬楼本还衍“径二寸五分”诸字样。
 
(70)涵芬楼本本条位次与下文长寿玉圭互为颠倒。
 
(71)银模:喻政茶书本、宛委山堂说郛、集成本、四库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
 
(72)一寸:喻政茶书本、涵芬楼本为“一寸六分”,宛委山堂说郛、集成本为“三寸六分”。
 
(73)云:四库本为“雪”。
 
(74)铜:涵芬楼本为“银”。
 
(75)二:喻政茶书本、涵芬楼本为“一”。
 
(76)铜圈: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四库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
 
(77)铜:涵芬楼本为“银”。
 
(78)底本无尺寸,宛委本、集成本亦无尺寸。本条尺寸据喻政茶书本、涵芬楼本补。
 
(79)喻政茶书本本条位次与下文龙苑报春互为颠倒。银模:喻政茶书本无。铜: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为“银”。底本无尺寸,宛委本集成本言尺寸“同上”,但上条并无尺寸。本条尺寸据喻政茶书本、涵芬楼本补。
 
(80)银模: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
 
(81)铜: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为“银”。
 
(82)底本无尺寸,宛委本、集成本言尺寸“同上”,但上条并无尺寸。本条尺寸据喻政茶书本、涵芬楼本补。
 
(83)银模: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
 
(84)铜: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为“银”。
 
(85)喻政茶书本无“银模”,“铜圈”喻政茶书本为“银圈”。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本条无圈、模。
 
(86)喻政茶书本本条圈、模位次互为顛倒。
 
(87)四库本本条圈、模位次互为顛倒。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银圈”。
 
(88)四库本本条圈、模位次互为颠倒。银圈: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为“铜圈”。
 
(89)底本无尺寸,其他刊本除喻政茶书本外亦皆无尺寸。今据喻政茶书本补。
 
(90)底本、四库本此条为“大龙”,而本文前叙制造年份时次序为“小龙小凤大龙大凤”,故据以改之。
 
(91)铜:涵芬楼本为“银”。
 
(92)底本无尺寸,今据喻政茶书本补。宛委本、集成本亦无尺寸。涵芬楼本于圈模下写“同上”,但上条涵芬楼本并无尺寸。
 
(93)底本、涵芬楼本无“银模”,四库本圈、模位次互为颠倒。
 
(94)涵芬楼本于圈模下写“同上”,但上条涵芬楼本并无尺寸。
 
(95)喻政茶书本、宛委山堂说郛、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俱无“御苑采茶歌十首”目录及序并以下十首诗。
 
(96)抚:四库本为“摭”。
 
(97)龙;四库本为“灵”。
 
(98)人:四库本为“春”。
 
(99)宫:四库本为“官”。
 
(100)是:四库本为“自”。
 
(101)“后序”二字,底本及四库本等诸本皆无,喻政茶书本于此称以下熊克两段文字为“《宣和北苑贡茶录》后序”,据此以补。
 
(102)贡: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贵”。
 
(103)葺:喻政茶书本为“缉”,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摄”。
 
(104)仍: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四库本、涵芬楼本、说粹本为“乃”。
 
(105)次:涵芬楼本为“比”,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此”。
 
(106)“先人又尝作贡茶歌十首,······故并取以附于末”句,喻政茶书本、宛委本、集成本、涵芬楼本、说粹本无,因这些刊本前面都未录存熊蕃诗。
 
(107)“自元丰······相继挺出”诸字句,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自元丰后瑞龙相继挺出”。
 
(108)有:宛委本、集成本、说粹本为“名”。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