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苑御茶 > 北苑宝典 >
来源:闽之源·古建州 作者:建瓯市方志委 点击:

赖少波:建茶史上的三波辉煌与三点启示

 
 

      “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唐末五代闽龙启元年(933),建州人张廷晖将凤凰山方圆30里茶山悉数献给闽王王延钧,闽王将其列为皇家御茶园,因地处闽国北部,故称“北苑”。从此建茶由贡茶升格为御茶,从五代至明代,北苑御茶深受六朝(五代的闽和南唐、北宋、南宋、元、明)42位皇帝的青睐,历时458年。更可贵的是灿烂辉煌过后的北苑茶没有沉寂,没有殒灭,而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依时而变,与时俱进,谱写了中国茶叶史上最为璀璨的一页。

 
 

 

      王朝更迭、历史沉浮,建茶在众多新生茶品争奇斗艳的商海中,“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次次地成功转型占得一席之地,创下了三波辉煌:

      
第一波辉煌,唐末五代至明初(933—1391年),北苑御茶名冠天下。
 

      唐末五代十国之际,张廷晖将凤凰山一带方圆数十里的茶园献给闽王,封为皇家御茶园。靠着朝廷的支持和张廷晖的精心经营和悉心研创,北苑研膏茶在制作工艺上得到长足提升。至宋,又由宋至元至明,历代朝廷都在北苑建立“龙焙”并遣重臣督造御茶,由此北苑成为中国最著名的皇家御茶园,北苑御茶得到宋徽宗赵佶亲著的《大观茶论》赐予:“龙团凤饼,名冠天下”这样至高无上的赞誉。



      北宋咸平初(998年),丁谓始作龙凤团茶。丁谓在建州任福建转运使时,主司北苑茶事,开创了团饼茶的采制工艺,研制了大龙凤团茶,专供皇帝御饮。并写出了对团茶生产起重要指导作用的茶学专著《建安茶录》,北苑御茶遂名甲天下。丁谓也因此成为中国茶史上的龙凤团茶制作第一人。
 

      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蔡襄始作小龙凤团茶。蔡襄在龙凤团茶的制作上也是不遗余力。他创制了小龙凤团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感叹:这小龙凤团茶,其品绝精,凡二十饼重一斤,每饼值金二两。然而,黄金可求,而这小龙团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蔡襄也因而成为中国茶史上小龙凤团茶制作第一人。此外,蔡襄为小龙凤团茶所著的《茶录》一书,是一部继陆羽《茶经》之后最著名的茶学专著,它的论述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龙团凤饼,起于丁谓,成于蔡襄。两人在中国御茶史上被称为“前丁后蔡”。



 

      北宋宣和初(公元1119年),郑可简始作“龙园胜雪”。郑可简别出心裁,精选银丝水芽,创制了“龙园胜雪”,其精致度、奢侈度堪称茶中极品。至此,龙凤团茶的制作达到登峰造极。

 

 
 

 

第二波辉煌,清末至民初(1861—1915年),百年老字号再掀波澜。
 

      据《建瓯县志》记载,清道光十四年至十八年(1843—1847年),印度总督本廷克组织茶叶委员会,从建宁府引种4.2万株建茶苗,分植于阿萨姆、古门、台拉等地方。道光十八年(1847年)以高薪聘请闽茶师仿制建茶成功,由此开始了该地茶叶生产。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詹盛斋在建安县(今建瓯)开设“詹金圃茶庄”,研制乌龙茶。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俄商到建瓯设砖茶厂,当年就生产砖茶4500担。清光绪三年(1877年),俄商从建宁府每年运往福州出口茶叶达3.5万担。到了光绪中期,建瓯的产茶量已大大超过宋代,掀起了建瓯茶叶生产的又一个巅峰。



 

      光绪二年(1876年),詹盛斋进一步扩大在建宁府(今建瓯)创设的金圃经记茶庄规模,吸引了广州、潮州、汕头等处客商前来采购。宣统二年(1910年)南洋第一次劝业会,金圃茶庄与当时建瓯茶商泉圃、同芳盛,均获优等奖。民国3年(1914年)美洲巴拿马赛会,建茶参与竞赛,詹金圃得一等奖,杨瑞圃、李泉丰各得二等奖。光绪中叶,詹盛斋经营乌龙茶、水仙茶,用其近30年的制茶技艺,细工精制,无论乌龙、水仙,都以色、味、香三绝取信。销售香港及东南亚各国,曾在香港政府办理商标注册,设立詹金圃经记茶庄香港经销处。每年新茶登场,香港茶市必待金圃新茶开价,才能定盘。



 

      近代闽北茶叶的对外贸易中,造就了不少富翁,建瓯伍石村的伍氏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江西茶商佣工伍建中,诚实厚道、勤奋努力,很快就熟悉了建瓯茶叶的情况和贸易诀窍,得到主人的高度信赖。后江西茶商因病逝世,便将茶行在建瓯的业务交给伍建中打理。在伍建中的努力下,原本濒临危机的茶行焕发生机,成为广州巨商伍秉鉴的得力伙伴。伍建中去世后,儿子伍玉灿继承父业,继续保持茶行的繁荣,为建瓯茶叶对外贸易起到了积极作用。清同治三年(1864年),伍玉灿在家乡伍氏村开工建造庄园。为了打造这座庄园,伍玉灿请了上海以及南京的一些建筑名家高工计,并从外地运进大量优质建筑材料,前后用了18年的时间,最后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完工。伍石山庄占地约9000平方米,由三大院落环连一体,建筑平面为多进院落式布局。庄内雕梁画栋,丹青壁画,栩栩如生,被誉为“建瓯西出第一家”,作为福建唯一的明清古建筑典范收入《中国古代建筑史》。从尚存的规模与气派,可以想见当年伍氏茶业的辉煌,也从侧面反映了当年建茶对外贸易的繁荣。



 

      在这个时期里,值得特别一提的还有“南路水仙”。在清末民初之交,尤其是在十九世纪末,印度、锡兰等国大力发展茶叶生产,建茶在外销方面受到严峻挑战和冲击,为此,建宁府(今建瓯)茶业公帮专门成立了茶叶研究会。1910年,在南洋第一次劝业大会上,建瓯多家商号选送的南路水仙获得优质奖。191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万国商品博览会上,詹金圃茶号选送的南路水仙获得金奖,杨瑞圃、李泉丰茶号选送的南路水仙获得银奖。建国前,“南路水仙”更是成为远销厦门、广东潮汕、广州、香港以及东南亚各国的茶叶主力军,其种植面积一度达到2.6万亩。

 

 
 

 

第三波辉煌,建国初期至改革开放(1951—1992年),改革转型成功涅槃。
 

      1951年4月由福建省贸易总公司筹建的“中国茶叶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建瓯茶厂”正式成立(省直属企业)。至1975年初具规模,拥有少量机械设备和一些技术力量,产品质量逐年稳定提高,年产量在1000吨左右,平均年利润2.2万元。
 


 

      从1976年至1992年进入机械化生产发展阶段。其中,1978-1984年,建瓯专门成立了茶叶局。从1981年筛制联装主体车间建成投产后,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年产量最高达3000吨,平均年产量在2000吨左右,年利润平均93.3万元。从1978年至1992年15年期间,企业盈利高达1422.68万元,年均获利近百万元。最好年份为1986年,年利润达至136万元。在巅峰时期,全厂员工达1600多人,负责加工精制整个闽北除“政和工夫”’以外的所有茶叶,包括武夷岩茶、正山小种、白茶、绿茶、茉莉花茶等,当时还有一种特供茶,其生产和运输,都是专门有武装人员负责全程警卫和押送的。此时的建瓯茶厂成为福建省的第一茶厂、全国最大的闽北乌龙茶精制加工中心。
 

      在两千年的漫漫长路上,建茶不仅以北苑御茶的显赫身份在中国茶史上独步了458年,更重要的是灿烂辉煌过后没有沉寂,没有殒灭,而是一次次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是中国乃至世界茶史上最令人震撼的神话。建茶的这三波辉煌,也给世人留下了三点启示。

 

 
 

 

启示一:在天时上,把握时机,乘势扬帆。



      机遇稍纵即逝,抓住并用好了就能赢得发展。借着北苑御茶之帝王之势,借着巴拿马大赛之革新之势,借着新中国计划经济之国策之势,建茶敢为人先,乘势扬帆,最终创下了传奇的三波辉煌。

 

 
 



 

启示二:在地利上,巧借地利,以精取胜。



      建瓯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宋代督造北苑御茶的首席执行官柯适,早已在 “北苑御焙摩崖石刻”上,为世人镌刻下了“建州东,凤凰山,厥植宜茶,唯北苑”的千古定论。建茶正是巧借了这一地理优势,以精取胜。

 
 



 

启示三,在人和上,技术领航,锐意创新。



      古有“择之必精,濯之必洁,蒸之必香,火之必良”等一套规范而严苛的生产流程和评鉴标准;今有科学的管理、先进的设备,以技术领航,锐意创新。从团茶到散茶再到精制茶品,不断地推陈出新,在商海浮沉中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要我们秉持习总书记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高瞻远瞩,脚踏实地,抓文化品位、抓产品品质、抓企业品牌,与时俱进、敢为人先、不屈不挠,相信建茶的明天将更加灿烂辉煌!
 
推荐内容
栏目列表